《偷听我心声后, 全家踹翻炮灰剧本杀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助理立马将几本房产证拿出来:“这是总裁为姜小姐准备的玫园别墅一套,周宫大平层一套。”

房子?

房子也很重要,最好是那种又大又亮,还有宝石、金子装饰,她最喜欢闪闪发光的宝贝。

姜昕满意的看着姜耀,不得不说姜耀还是挺会做人的。

“咯,这是我给你的礼物,翡翠之心,虽不值什么钱,但都是我兼职攒了好久的钱。”姜宝儿让人将珠宝展示在姜昕面前。

“翡翠之心?不会是我想的那个翡翠之心吧,上次拍卖会上,那翡翠之心可是卖出了一千万的价格,一千万的翡翠之心说送就送,到底是谁说姜昕不受宠的,而且她长得还这么好看,要不然待会宴会开始的时候,我让母亲去提亲吧,这种好看的女人娶回家,不亏。”

“哈哈哈,就你?别想了,人家才看不上你。”

“呸,看不上,一个才找回的乡野村姑而已,没看到她刚才看到房产证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嘛,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喜欢钱,又故作清高的穷女人,你们信不信,只要老子多多砸钱,她就会败在老子的西装裤下。”

“我觉得你说的挺对。”

富二代高傲抬起下巴,眼中满是志在必得:“说不定,我还能因为姜昕搭上姜家,多给我们家添些生意不说,甚至能把那个私生子赶出去,简直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是吗?那你打算用多少钱砸我?”

“几万就…”富二代停下声音,他寻思着刚才的声音有点耳熟啊,而且大家为什么都看着自己,难道是因为他太帅了?

不对……

富二代身体一抖,僵硬扭头朝身后看去,和一双笑吟吟的桃花眼对上视线:“我靠,姜,姜昕,你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你居然在后面偷听别人说话,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这位……”姜昕把富二代从下到上打量一番,目光最后落在他那头跟修真界火猪一样的丑头发上,“火猪先生,好像在主人家宴会上光明正大说主人家坏话,才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吧。”

富二代脸色涨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他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姜家人才松口气,转头不悦又嘲讽的看着姜昕,“你,果然是从乡野来的家伙,口舌粗鄙,张口闭口就是脏话,骂人是猪。”

“这是骂人吗?”姜昕无辜眨眼,颇为认真的说道,“可是你真的跟我家后院的猪一模一样,特别是你生气的时候,加上那头红发,更像了。”

“姜昕,你不要仗着自己是姜家人就得寸进尺。”富二代余光注意到周围人都一脸皱眉的样子,还以为是他们跟自己一样,忍受不了姜昕的粗鄙,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这是上流社会,可不是你那个破落户,啊!姜昕,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

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富二代可没空注意大家怪异的神情,他胡乱擦拭脸上的红酒渍,看着十分狼狈:“你居然敢泼我。”

姜昕从佣人手中拿过崭新的酒杯,慢慢摇晃着里面的红酒,在灯光的照射下,杯子里面的红酒显得神秘又诡异:“泼你就泼你了,难不成泼你还要挑日子不成。”

“姜昕。”富二代气到毫无理智可言,活了二十多年,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被一个乡野丫头泼红酒,这要是传出去,他还怎么混!他扬起拳头就朝姜昕冲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喜欢吃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