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别梦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进行得有点不顺利,我拍不出特别满意的成品,效果太普通的话就失去用她的意义。然后我想了点办法,找了个朋友去餐厅,吃完饭后把她喊过来骂,最好能把她骂哭,然后抓拍那个瞬间。可是她就是不哭!

我朋友把餐厅经理都喊了过来,要他施压,经理骂她,她也不哭。

如果她是什么富二代体验生活,到现在不哭我算她有本事。明明她说她家里没钱,家里的老头儿受伤,没有工作,她得打工挣钱。我这么找人弄她,她竟然都不哭。

那女的真的跟块木头一样,我都不知道找她拍照是不是找错了人。”

还有一个小时对谈会才开始,陆恩宇自告奋勇做学姐的助理,对完稿子,喝杯咖啡的间隙,他忍不住开始抱怨起自己的事。

克洛伊正对手持镜检查妆容,顺便拿粉饼定一定粉底,闻言抬头看他,“别太过分,闹大被人举报到学校的话,大学申请要泡汤。”

“怎么会呢?瞿晓冬一个职校学生,英语只会howareyou的程度,怎么会写举报信。”陆恩宇个子瘦高,靠着椅背,伸长了腿,像个生长期的螳螂。

克洛伊合上镜子,正色道:“你怎么知道给你帮忙的朋友都是好心呢,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要想对你不利,那事儿就是个把柄。”

恩宇不响,心里有点怵了,“不会吧,我那不是多坏的事。学姐你知道有些导演也会故意这样,演员情绪不到位的话,他们会故意骂一下,激一下,这样效果更好。”

克洛伊挥手打断他的话,“别扯了,你现在知道怕了?”她眼神里虽是不赞成,但也对自家弟弟的淘气行为进行了教导。

“外国人想的可跟你以为的不一样,到了外面切记谨言慎行。你得把你自己想像成还没出道的名人,一言一行都会被有心人记着,不想被人抓小辫子就好好管住自己。”

恩宇闷闷不乐地地点头,他知道学姐是为他好,自家人才会说这些体己话。

瞿晓冬被骂的时候,确实没哭,她一声不响,听那个一头黄发的男生指着自己的脸狠狠臭骂,“干活儿不认真,笨蛋一个,又笨又懒,给谁脸色看呢,我说你还说得不对吗?干脆你别干了,出去卖得了,比你挣这个钱容易。”

只是上菜慢了,又多问了一句,他忽然神情就变了,骂得十分难听。

恶形恶状的男性粗声大气地针对自己,旁边经理也在骂,餐厅里闹哄哄的,声响连成一片。四面楚歌之下,瞿晓冬却连背都没有弯下去,她抬着头,直视前方,面无表情的样子甚至让人猜不到她在想什么。陆恩宇在不远处看她,他想要她表现出瑟缩和窘迫,然后在围攻之下失声痛哭。结果什么都没有。

这个女的别是脑子有问题的吧,智力残障人士吗?所以只能上职校。陆恩宇等了又等,最后在失望中上楼了,他不管她后面会被人骂成什么样,也不管她今天会不会丢了工作。

实际上,瞿晓冬并不像陆恩宇讲得那样粗鄙不堪,相反,她五官生得十分端正,只是两腮鼓鼓的,是一个脸上尚有婴儿肥的严肃小姑娘形象。头发一贯扎成简单的马尾辫,个子高,身形消瘦。

忙到下午换班的时候,她把工作服换了,走进电梯,一路从负一层上到了第八层。

白t恤是干净的,她的脸也干干净净,但是头发上有食物的油腻气味,尽管天天洗,只要上了班,气味就又会回来。

陆恩宇嗅觉敏感,见了她立刻就捂住鼻子,让她别站在他旁边。有一回她忙了一天,刚下晚班,走近他时,他差点干呕出声。

克洛伊以为她今天受了搓磨,背地里也许会哭,但她眼睛一丝泛红的迹象都没有,更别谈脸上的泪痕。温言关照了她,又给这两个小朋友点了芒果千层和果汁,克洛伊先行离开,现在得去招待别的朋友了,今天有媒体的人来。

“今天过得好吗?”陆恩宇不阴不阳地问道,心里憋着一肚子气,他没有抓拍到好照片。

瞿晓冬点头,“好。”

要死了,真是个木头人。

“你怎么来的?”他拿着手机,正给别人发信息,“别是坐电梯吧?”

“扶梯。”

他嗤笑:“你们在里面打工的能用这些设施吗?扶梯也是给客人用的。”

“下班时间用,没关系。”她又点点头,好像是自己认同自己的话。

“你别搞不清规定,给抓住一次,你就得滚蛋,”陆恩宇忙着打字,还能分心揶揄人,“还有,你千万别进电梯,不然你身上那股味儿,能把人熏吐。心里有点儿数吧你。”

他以为瞿晓冬不会说话了,她从来没有反驳过他。她是那种,哪怕被别人当拳靶打,别人也会渐渐觉得没意思,打都懒得打的对象。

怎知她今天忽然话多了起来,“鸣山商场,一共有四条上下楼的路线,扶梯、客梯、楼梯,还有货梯。

我喜欢扶梯,因为可以站在很高的地方往下看,就像从山顶往下看一样。”

谁管你喜欢什么梯。

“你说得对,工人确实不能用客梯,只能用货梯。如果货梯坏了,他们就只能走安全通道,也就是楼梯。很辛苦的。”

陆恩宇不理她,也不准她再说话,他烦着呢。于是瞿晓冬的话就停留在那里,“是很辛苦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