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年岸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然依感觉有些云里雾里的,埋着头回:“今日在朝上陛下不是说了吗,让范大人在坚持两日,后面等其它部门有了闲暇再抽调人手去吏部相助。”

范鑫急道:“可时间不等人啊,殿下。”

“季评如若耽搁,便是牵动全国所有官员的任职调派,这样难保不会出其它乱子。”

李然依不耐烦地抬起头:“不就是少了尚书侍郎吗?你们吏部各司人员也不至于缺了多少,怎就不能从容处理政事了?”

范鑫为难起来,硬着头皮回道:“不瞒殿下,如今各司虽能咬着牙挺一挺,但到底没了上官统筹,相互间缺了协调和默契,对于一些需要下定主意的事便有了分歧。”

他自嘲比喻:“所以如今才像无头苍蝇一样,慌慌忙忙的,事情都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李然依神色缓和下来,沉吟片刻,轻叹:“你回去告诉其余司的郎中,若有你们商议之后仍有无法裁决之事,则报到我这儿来处理,吏部各项事令需要发布盖章的,也直接呈报给我就行。”

李然依想,反正处理了这么多年的朝政了,最初为固权什么事情都揽下来自己做的日子都撑过来了,现下一个吏部的事也就不算什么。

范鑫闻言一喜:“谢殿下,微臣这就回衙门告诉他们。”

李然依又埋下头,招手让他退了下去。

而这吏部的人还真是不见外,一听了范鑫带回去的消息,各司连忙就把这些天积压下来的待裁决部令全部打包送到了公主府里。

李然依看着那堆积如山的文书,头更大了。

不过一会儿,又有人来报,驸马来了。

他又来做什么?李然依有些意外。

这个闷葫芦一向都是她说什么他才做什么,两人每次相见也都是她主动所为,今天怎么还不请自来了?

虽感到惊奇,但李然依现下又累,事情又多,还想着昨晚的事,便有些不想待见他。

不过昨日在太极门,她听到的旁人对他的置喙,又觉得对他稍有亏欠,实在不宜再对他过于冷淡。

李然依让人请叶焕进来,也问了他来公主府是想做什么?

叶焕清雅端正,站于她案前回话:“昨夜殿下梦魇,清晨梳洗之时,臣又见殿下精神不佳,所以现下就特意为殿下送来了家中特制、用来安神的百合蜜酿。”

他分开双手,从袖兜中拿出一个小瓷瓶交予晓柔。

“百合花有安神的功效,但不宜多用,殿下倒出一些用温水化开后服下即好。”

李然依接过瓷瓶端详,瓶身为白色,是上好的白瓷质地,其上还有花纹样式,细腻柔和,整体气质古朴典雅,与持有它的男子极为相搭。

“驸马还懂这个?”李然依眉梢挂上笑,稍微精神了些。

叶焕惭愧:“殿下说笑了,臣对药理是一窍不通,这不过是家中表妹以前为臣备下的,但功效却是奇佳,殿下可放心一试。”

“表妹?”李然依不自觉微微有了醋意,“既是驸马表妹给驸马的,本宫用了是不是不大好?”

叶焕浅笑:“殿下无需担心,臣的宅邸中还备有几瓶。”

李然依哦了一声,将瓷瓶放下:“原是将多余的给了本宫。”

叶焕失色抬头,与李然依视线相撞。

“不是……”他连忙作揖解释,“臣万没有此意,臣只是念着殿下的身子。”

李然依看着叶焕慌乱的模样起了逗乐的兴致。

“哦?那是本宫误会驸马了?”

“这……”

现下叶焕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

他突然觉得李然依真是个祖宗,他好心为她着想,给她送东西来,结果还要被她这般言语刁难。

李然依瞧着他却是愈发觉得可爱。

也不知调笑一本正经的书生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兴趣。

她埋头轻笑一声,有些无奈,有些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松快。

“罢了,驸马的好意本宫收下了。”

叶焕终于松了口气。

他又问:“殿下不如现在试试?也好解解乏?”

李然依眸底含柔瞧他一眼,依他所言将瓷瓶交给晓柔,吩咐道:“按驸马刚才说的,去用温水将里面的蜜酿化开。”

晓柔双手接过,退出房安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一剑倾城》《雪中春信》《剑道第一仙》《席卷天灾》【泡菜中文网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