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吃水果泥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是吗。原来如此?”

突然从沉寂的空气被一道声音所打破。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狂偷了我的遗物?仔细一想,也许是你自己想参加圣杯战争的原因吧。韦伯;维尔维特先生。”

听到熟悉的声音,韦伯开始瑟瑟发抖。

“如果是因为你那无聊的自尊心使你竟敢大胆地偷取我的圣遗物,那么就让我这个导师来教导你你人生的最后一课吧,魔术师之间互相残杀的真正意义——残杀的恐怖和痛苦,我将毫无保留地交给你。你觉得很光荣吧。”声音的主人将韦伯吓得已经快要趴在地上了。

看到自己的王妃被吓成这样,征服王毫不客气得怼了回去:“喂!魔术师,据我观察您好像是想取代我的小master,成为我的master。”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真是可笑至极。成为我master的男人应该是跟我共同驰骋战场的勇士,不是连面都不敢露的胆小鬼。”

征服王继续哈哈大笑得嘲讽着对方。然后转了一个方向,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前大声喊道:“出来!还有别的人吧。隐藏在黑暗中偷看我们的同伙们!”saber和lancer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还有人在窥视着这里。

“被saber还有lancer战斗之中的剑戟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响所吸引的servant肯定不止一位吧!”看到自己喊话无果的征服王再次大声叫了出来:“可怜。真可怜!在冬木市**的英雄豪杰们。看到saber和lancer在这里显示出的气概,难道就没有任何感想吗?具有值得夸耀的真名,却偷偷地在这里一直偷看,真是懦弱。英灵们听到这里也会惊慌吧,嗯?!”

在放声大笑之后.rider用挑衅的眼神眺望着四周。

“被圣杯战争邀请的英灵们,现在就在这里聚合吧。连露面都害怕的胆小鬼,就免得让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侮辱你们,你们给我觉悟吧!”

征服王的话音刚落,一阵金色的光芒开始**,不一会在路灯上,出现了身穿金色闪光铠甲的身影。

“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

rider一脸困惑地挠着下巴:“即使你出言不逊……我伊斯坎达尔还是在世上鼎鼎有名的征服王。”

“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剩下的就只是一些杂种罢了。”

“吉尔伽美什?”比企谷八幡十分疑惑。不对啊,苏羽召唤的是吉尔伽美什,那这个金光闪闪又是谁?

“master,英灵是分不同时期的。”苏羽艰难得喊出了master这个词以后,飞快得解释了一下,不过在其他人看来,这只是驴唇不对马嘴的谈话。

“哦,你认得本王。”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地看着比企谷。

这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所有人都感受到这魔力之中隐藏的狂暴的。在众人注视下,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形,化作了黑色的人影。

“那股狂暴而又不详的魔力,应该就是berserker了吧!”征服王看着新出现的servant。

“竟敢打断本王,杂修,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啊!”吉尔伽美什看着新出现的英灵,而这位英灵也同样用敌视的目光看着吉尔伽美什。

“杂修!!!”金闪闪张开王之财宝,无数的金光闪闪宝具从金光闪闪的巴比伦之门中射出。这就是土豪吗!

兰斯洛特抓住射来第一把剑,然后用其将后面的宝具击飞。嗯,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无穷的武炼吗?真不愧是湖上骑士兰斯洛特。”苏羽一脸平静地说出了让众人震惊的话。

“什么,兰斯洛特卿!”阿尔托莉雅不可置信道。曾经的湖上骑士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者说兰斯洛特怎么可能会是berserker职介。

“你竟敢用脏手碰我的宝具……你那么着急**吗?杂修!”吉尔伽美什没有管苏羽说的话,他现在只想杀了这个触碰自己宝具的英灵。他张开更多的巴比伦之门,然而,兰斯洛特却没有一丝倒下的迹象。

“以令咒束之,英雄王,请平息的怒火……”最后远坂时臣用令咒召回吉尔伽美什。

“用像殿下之类的忠言,镇住本王的愤怒吗?你越来越大胆了.时臣……”吉尔伽美什非常厌恶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他周围展开的无数宝具也一起隐藏了光辉,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你一命,狂犬。”吉尔伽美什丢下一句话,消散走了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武林砍到修仙界》【锦绣小说】《四合院之车门已焊死》《穿成破产大佬妻》《原血神座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