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路人甲一心想下班》最新章节。

回到家后,方其然把自己扔到床上,塞进柔软的被褥之中,和系统商量着关于任务的事情。

【系统,这任务我感觉是完成不了了。】

【歪歪歪?】

系统没有动静。

方其然把枕头放到脸上,生气地哼了一声,该死的臭系统又在装高冷。

【那我不做了,你扣我工资吧,不干了。】

【您好,宿主,我的建议是,完成任务。】

系统慢悠悠地上线了,善解人意的提醒道。

【看情况吧,反正这个任务结束后我一定要辞职!】

方其然去了厨房,一边和系统扯皮,一边撕开袋子,把泡面丢进锅里。

“扣扣——”门外有人在敲自己家的门。

方其然迷茫的从厨房飘出来。

谁啊?他家地址没人知道啊。

透过猫眼,方其然看到了门外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具载荷,他还穿着黑色风衣,一身黑沉沉的打扮像从哪个凶杀案现场刚跑出来的凶手一样。

方其然打开了门。

“嗨,晚上好啊然然。”具载荷手撑在门上,摆了一个帅气的动作。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方其然嫌弃的差点反手把门关上了。

“咳……查到的,不说这个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具载荷连忙挤了进来。

“什么事?”

具载荷带上门,走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封金色烫金的信封,递到方其然面前。

方其然低头瞅了一眼,上面写着:生日邀请函。

“你生日?”方其然接过来,拆开看了看,“明天晚上吗?”

“嗯,你要来吗?”具载荷声音带着期待。

厨房传来热水煮沸的声音,方其然突然反应过来,他的面!

方其然手忙脚乱的打算揭开锅盖,具载荷拦住了他。

“我来吧。”具载荷怕他被烫到。

幸好发现的及时,热水没有溢出,方其然松了一口气。

“你晚上就吃这个吗?”具载荷皱了皱眉,问道。

“对啊,怎么了?”方其然疑惑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