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

雨水猛烈地敲打着枝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宛如天神的怒吼。泥泞的小路几乎无法辨认,时安一个踉跄,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泥坑内。

他浑身湿透,泥水混合着雨水,将他整个人浸透。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动弹。泥坑里的泥浆黏稠而冰冷,仿佛要将他吞噬。

时安心中涌起一股绝望。他好累,苏瑞怎么还不回信息,如何苏瑞不来怎么办?他该怎么离开这片林子,要是他出不去怎么办?无数种想法在他脑子中回荡,促使他眼皮越发重。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与泪水混为一体。

就在他觉得自己即将放弃的时候,恍惚间,他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身影停在他眼前,是一只小鸟羽毛鲜艳而细腻,双翅轻轻扇动。

“怎么会有鸟?我是饿晕了吗?那也应该是烤□□?这鸟都不够吃。”时安趴在泥坑里,喃喃自语。

小鸟在时安面前,它的眼睛一闪一闪,他轻啄时安额头。“你要跟我说什么?”时安费尽力气爬起来,靠在树根下。

小鸟往前飞几步,然后回头看向时安,似乎是在示意对方跟自己走。

“你是要带我离开吗?”

小鸟点头,飞回来又飞出去。

时安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终于从泥坑中站了起来。他跟着下鸟,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

就这样,一鸟一人,在暴雨中艰难前行。

--

雨夜,雷鸣如鼓,一道道闪电撕裂天际,将黑暗的天空映得苍白。乡间小道上,一辆悬浮车孤独地停靠在路边,车窗上的雨滴汇聚成流,滑落而下。

车内,苏瑞眉头紧锁,眼神焦急地盯着手中的终端。信号灯闪烁不定,最终归于沉寂,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他抬头望向窗外,雨幕中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摇曳的灌木丛,心中不禁涌起一股不安。

突然,灌木丛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响动,苏瑞的神经瞬间紧绷。只见一个身影缓缓从灌木丛中走出,浑身泥泞,一身黑衣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他的步伐蹒跚,一瘸一拐地向前挪动。

苏瑞见状,急忙推开车门,冲入雨中。他快速来到时安身边,只见他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迹,神情恍惚。

“你怎么样?快上车!”苏瑞急切地说道,伸手去扶少年。

少年微微抬头,眼中微微回神:“你怎么在这?”

苏瑞将人扶进车内,浑身滚烫,这完全是烧糊涂了。

“上车”

“嗯”时安应答一声,整个人随即瘫软在地。

苏瑞将车辆停在别墅门口,转头看向时安再次确认:“时安你这伤势,还是去医院吧。”

“不能去”时安眉头微拧,双目紧闭,好似陷入昏迷但仍拒绝去医院。

苏瑞犹豫,他看出时安身上的伤口不对劲,皮肤下面还有金红色的细纹,潜意识告诉他不能去医院,应该听从时安的意见。

还有时安的头发。

他抬眸看一眼时安肩膀正在流血的伤口,伤口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穿孔,直径大约三四厘米,边缘的皮肤被撕裂开来,显得粗糙而不规则。

伤口周围的皮肤呈现出青紫色,这是皮下淤血的表现。伤口内部的肌肉和血管已经受到损伤,呈现出一种模糊的、血肉交织的状态。血液从伤口中渗出,已经凝固成暗红色的血块,附着在伤口的边缘和周围的皮肤上。

好像是被什么贯穿。

就在苏瑞犹豫时,车窗被敲响,是穿着一身校服的许诺,撑着一把雨伞,另外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背包。

“你怎么在这”苏瑞降下一半车窗不解问道。

许诺将手里背包提了提说道:“苏少,你落在训练场的背包”他笑盈盈看着苏瑞,眼光却看向副驾驶。

苏瑞似有察觉,侧身挡过他的目光,将车窗完全降下,伸手将背包拿过来:“好了,谢谢,可以离开了。”

“时安怎么在这?”许诺试探性问道。

苏瑞微微眯眼,没有说话。

许诺脸色僵硬解释道:“我看见他校服了。”

苏瑞显然没有接受许诺的说辞,面色不悦:“嗯,你还有事吗?”

许诺踌躇几秒“那我先走了”

看着人离开,苏瑞才推开车门,下车将副驾驶的时安搀扶进别墅。将人放在床上,他伸手要去解时安的衣服,伸出去又缩回来,在床边来回踱步。

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看着对方血汪汪的伤口,他不会处理啊。先去拿医疗箱,对。心里拿下主意,苏瑞快步离开房间,返回客房翻找医疗箱,十分钟后,看着一地狼藉,怎么会没有呢。

别墅大门重新打开,苏瑞撑着雨伞出门,刚出大门碰见提着袋子的许诺。

“你怎么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他又被迫流浪了[星际]》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