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昼之眠[西幻]》最新章节。

已然入夜,政务署却灯火通明。

洛娜·卡斯听见无数的声音,争吵、谩骂、和事老、推卸责任……各种各样。她腹诽,每个人的声音都那么大,让她根本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讲什么。

不过洛娜仍旧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只当自己是个装饰。她的同事们也是这么做的,反正他们都无法干预这场会议的结果,只等着别人吵出个名堂来,然后去做事。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时历】在上,这群人根本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他们终于吵完了。

“第一,追查袭击者的去向与身份;第二,护送王女阁下返回克里斯琴。”

“……没了?”

“你还指望有什么别的?”

洛娜就摇了摇头。她想,根本没有触及本质上的矛盾。似乎所有人都不想闹大——最终还是粉饰太平吗?

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政务署的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大半夜会有人来敲门。因为王女阁下遇袭的事情?还是别的什么……市民们的鸡毛蒜皮?

洛娜去开了门。

她瞧见一个黑头发、绿眼睛的青年,作沉思状倚在墙壁上。当她开门的时候,那个青年像是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瞧着她,然后又笑了起来:“晚上好,女士。这里是政务署吗?”

“……是的。”洛娜迟疑地回答。

“哦,我们应该见过一面,我记得您的脸,不过您好像不记得我了……算了,这也很正常,该死的外域。总之,我费了老半天功夫才赶到这儿,要是没人开门,那我真的要伤心了。”

作为政务署的员工,洛娜理所当然地无视了自己没听懂的那些部分——安全起见——她问:“那么,您有什么事?”

“我刚刚听见风声,说王女阁下遇袭?”

“……如果您对这件事情感兴趣,那或许您可以关注明天的报纸。”

“所以这是真的?”

洛娜回头看了一眼政务署的同事们。她的上司正埋头于无数的档案之中,此时于百忙之中抽空朝着她点了点头。

洛娜就说:“是的。”

“哦……哦。”绿眼睛的青年张着嘴卡了半天,然后说,“我觉得我真的疯了。我竟然听风声说袭击者是个叫艾斯……或者艾斯利……埃里奇之类的名字。”

洛娜几乎下意识疑惑起来。

这个青年已经两次提及“风声”。第一次,她以为那是“风言风语”,或许这个青年只是无意中从哪儿听来了一些传闻。但第二次,却好似消息真的从“风中”而来?

在产生这个疑惑的一瞬间,洛娜就立刻警惕起来。她垂下眼睛,默念政务署的纲要,用三秒钟的时间将那个念头完全从自己的大脑中剔除。

此时洛娜的上司大步走来。他问:“埃思里奇?”

“对了!就是这个名字!”青年大喊了一声,用力点头,“该死,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所以真的是他吗?”

那阵风让这个名字钻进了他的大脑,竟阴魂不散。

政务署的署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我们并不知道。但利文斯通的确有这样一个埃思里奇,就在我们的关注清单上。他信奉【荒野】,是出名的猎人。不久之前,正是一位猎人袭击了王女阁下。”

……杜尔米·奈特站在那儿,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他听见外域的风声带来了那些窃窃私语。其中提及王女阁下遇袭,以及,埃思里奇这个名字。

事实上,这个名字仍旧是朦朦胧胧的,像是梦中破碎的字句。直到这个人——他不认识,恐怕是政务署的工作人员——说出了完整的读法,那半遮半掩的面纱才骤然被揭开。

就是他,就是这个人。

呓语中提及的零碎的字句发音,组合起来,就是这个人。

真像是一场梦。杜尔米想。可这偏偏不是一场梦。

他回身望向夜幕中蛰伏的利文斯通,又看向政务署。他是因为听见了那些呓语,所以才来到这里,试图证实自己听见的说法。

无论白日政务署的人们是什么模样,在夜晚,他们都变成了漂浮的头颅——确切地说,那位女士甚至只有一张面孔,连后脑勺都没有,底下则空空如也,比幽魂还幽魂。

但比起卖相,他们的态度好歹不错。

杜尔米就说:“好吧,埃思里奇。那你们就去找这个人吧,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对不对。”

他不知道奈廷格尔和利文斯通有什么区别。在奈廷格尔,他可没遇到过这些……呓语。但是在利文斯通,这些奇怪的声音甚至给了他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

一开始他以为,这些呓语来自于那些建筑的废墟。在外域,那些古老的建筑或是倾塌、或是颓靡,仿佛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于是死亡将它们生前的记忆循环播放,一切遭遇与见证都随机地出现在外域之中。

但不是。

是外域本身拥有这些呓语。

是利文斯通带来了这些呓语。

奥尔德斯治世的三百年,便是利文斯通活着的三百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