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柔情》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我送你下楼。”说着,季未便下床,穿上外套,示意程谦萧起身。

程谦萧仍旧坐在床边不动,眼中是冷幽、毫无波澜的。谁见了他这副神情都忍不住为之一颤。唯有季未忽略,拉他手臂。

“别磨蹭了。再磨蹭,可就没车了。”

程谦萧像一座巨山压在她的床边,孑然不动。只一双眼盯着她,里面带有惑然。

“季未,我恳求你,有什么事可不可以不要瞒着我。”

她总是情绪出来,他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她的变化。

想找源头解决也无计可施。这令程谦萧很受挫。

他的话落地,季未迟迟没有回话。

周边环境死寂,枯然,为两人的僵局添油加醋。

季未受不住这种对峙,不想再和他焦灼下去,答非所问道。

“晚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你在赶我走?”程谦萧低声道,他的嗓音本来就嘶哑,也许是抽了烟,更粗涩了些。

季未平静无波道:“我这不是看你要走,以为你有工作没处理完。”

程谦萧:“是我想走吗?”

季未在原地站了有一会儿,反复在心里琢磨了一遍后,她缓缓开口,“我是有事瞒着你,也不想这样面对你,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情绪。”

季未也想如常,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面对他,到最后发现是徒劳的。她还是过不了心那一关,撒不了谎,无法伪装。

一看到他便会想起宁芷仪,想起他和宁芷仪相处的种种…

“你先给我点时间,容我冷静一下。”季未也惭愧,也不想伤害他,“今晚你就先回去吧。”

她不想和程谦萧吵架,不想到时候说出什么过分的胡话。

程谦萧垂下了头,没有说话。季未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走吧,我送你下楼。”

“季未。”

季未刚走出两步,又顿住,“怎么了。”

程谦萧叹了口气,肩膀塌陷几分,这一刻,季未感受到了他的脆弱,“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季未无意识地咬着嘴唇,有时紧张,又或者无措的时候,她便习惯性地会咬下嘴唇。

“程谦萧。”季未也不想提这件事,可最终还是得面对,这是他们二人间的事情,总有一方要出面解决,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我是知道了。我很体谅你的心情,出于豪门,有很多选择都身不由己。我不会”

季未说到一半,又有些说不下去,她缓了会情绪,“我不会怪罪你。毕竟,联姻各取所需,只有利益,我也没资格怪你。”

还有一句是她说不出口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