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从军统崛起》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李群,此人,说他小心眼也罢,说他势利眼也罢,但,总归有一点,李群还是令人放心的。至少,在涉及到性命和前途的时候,李群毫不手软,甚至是,胆大妄为。

如此人,当其具备了如此属性,成为三姓家奴,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沪市,76号。

“王队长,这里有份账单,需要你签字。”

冷冷清清的空气中,弥漫着焦焦糟糟的人心。

以前,还忙忙碌绿的办公室,现在,却变得有些阑珊了。

王星低着头,桌上,微黄色的灯光,照耀在王星年近三旬的面庞上。

“嗯,把东西放在桌上,我等会就看看。”

见状,小吏,陪着笑,给了个催促。

“王队长,这可是陈主任要的,您可得上点心。”

也就是,王星初上任,好说话,若是,这小子,在李群一系掌权的时候,他敢这么对长官说话,说不定,隔天,这小子就要被逐出76号了。

盯着人影,王星慢吞吞的拿起了桌上的账单,仔细查看。

账单上,抬头,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透露出了一股子信息:

因为,此月,行动一队外勤较少,所以,活动经费暂定削减,数额减少!

行动一队,乃是,76号承担任务最重的行动部队,亦是76号装备最好,油水最丰厚的队伍,更是,李群当权时期,最嫡系的队伍。

吴朝,李群的拥趸,除了担任着行动处的处长之外,还兼任着行动一大队的队长,当然,除了这些之外,出于信任,吴朝也一直暗地中,承担着行动处的经费申报。

只是,此次,吴朝的向上申报的账单,似乎,出现了大问题啊!

望着这矛盾的账单,王星脸色微微一笑:

看来,这丁陈二人,耐不住寂寞,想要动手了啊!

按照常理来说的,行动队伍出勤的越少,证明整个沪市的地下治安越安全,但,很显然,这种说辞,没人会信,至于,削减行动处的经费,肯定也不是出于工作问题,而是出于其他的矛盾。

准确的说,他吴朝,一日在这个位置上,丁墨就不可能将足量的经费拨给他。

说到底,他吴朝,位置虽重要,但是,不是丁墨的人,那给他钱,说不定,还得养出来一条白眼狼嘞,更何况,吴朝平素,依仗着李群的信任,跟其他同僚的关系,更是说不上的差。

一来二去的,削减经费这件事情,直到公布时候,他吴朝才将将知道。

至于,整个行动一队的人,更是炸了锅。

“啥?一半工资?津贴还削减没了?”

“这不是,让咱们去喝西北风吗!”

“不行,这事情一定要找个说法。”

......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句话,讲的就是这群76号的特工们。

平日里,这些特工上面有鬼子和汪伪政府发的工资和补贴,下面,还有沪市各地商贩和走私的利润分成,平日的日子,自然过的是,呼风唤雨,夜夜笙歌,今朝有酒今朝醉。

而,丁墨这么一断,导致的结果就是,这群人霎然间减少了开支。

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往二楼的办公室冲去。

二楼,二大队长的办公室,门关的紧紧的。

“草!”

“这老狗,没开门。”

为首的,也不是他人,名叫刘宝,原是青帮子弟。

后来,跟着吴朝一起,入了76号,以心狠手辣,劫贫济富着称!

此人,一向是以“抓人为乐”,死在其手上的地下抗日同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此外,因为是青帮子弟,一些地处于沪市东区的烟馆和赌党,歌舞厅也归他馆。

不过,前段日子,陈天目主导的打击走私,着实是让这些地下黑生意受了重创,毕竟,这年头,能够去烟馆和赌挡厮混的人,大多是都和走私脱不了干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