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质上都是趋利避害的,硝子也一样。而且她最喜欢的事情是延迟享受。

她看着坐椅子上一边装柔弱,一边疯狂暗示的五条悟,再看看站在旁边明显乖巧懂事的夕纪,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帮同期撒谎。

不是她不偏向夕纪。

而是五条这家伙烦得要死,这次戳破他,他一闹起来,不知道她的医务室多久才能恢复平静。

而且,最重要的,夕纪如果最后发现这是个谎话,承担后果的也不是她。夕纪只会往死里揍五条这家伙的,瞒得越久揍得越狠,她倒要看看五条这家伙敢不敢躲。

硝子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那一幕的。

但是,就这么忙帮撒谎,让五条悟这家伙得逞,硝子会觉得无聊。总要稍微制造点麻烦吧?

硝子用笔敲了敲自己自己的手写板,语气严肃,像是正常的医生一样,“这种程度的伤势,让他自己恢复比较好。我一直认为,过度依靠他人的反转术式影响身体自愈性提升。”

夕纪看了看五条悟额头一整片淤紫,“这伤这么放着不会傻掉吧……虽然五条老师被打了之后一直怪怪的。”

硝子:“想什么呢。这家伙脑子有问题是伤造成的吗?”

夕纪瞬间被点醒,恍然大悟,“好有道理,所以刚才他一直蹭在我身上,单纯是因为原本就变态罢了!”

硝子:?

等等?你说什么?

五条,你这家伙也太畜牲了点吧?!

五条悟面对硝子谴责的目光,事不关己地心虚侧头,对着旁边的墙壁吹口哨。

硝子:……

硝子深吸口气,冷笑一下,唰唰唰地在纸上写点东西,“给你拿瓶伤药,每天两次,抹上之后用力推开就行。一定要狠狠地推开!不然好不了。剩下的按说明口服。”

按理来说,正常人受伤,小范围的淤青可以揉开化淤。但额头上那么大一片淤青,反复揉搓只会加剧疼痛,顺带加重出血。

可,谁让这人是装可怜呢。

装病是吧?装伤患是吧?硝子决定成全他。

让五条那家伙好好享受淤青被推开的酸爽。这家伙本来自己治疗就一秒不到的事,非要来耽误她时间,还浪费药品。而且,这张纸上,硝子还给他埋了个坑。

夕纪拿着硝子给的说明书,捧着一兜药瓶,十分认真地点点头,“好,这个要用多少天?”

硝子:“这你问五条那家伙。”

看他想骗多少天了。

夕纪:“啊?”

什么药还能病患本人决定吃不吃呢?不想活了?

猫猫仰头,故意顶着受伤的脑门无辜道,“应该是等我不疼就好了。所以让小夕纪问老师我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