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你了。”

解决四爷,苗青席地而坐,他也想看看,灭了苗家的杨策有何本事!

“可恶!我要你们给老三、老四、老五陪葬!”

二爷眼睁睁看着兄弟被打死,也彻底怒了,双手快速地变换起法印。

轰!

与此同时。

刚刚插下的七面旗子剧烈地晃动起来,源源不断的尸气从地底抽出。

进入了二爷体内。他的模样也随之出现了变化,身体呈现灰黑色。

“这是尸化?!”杨策微微挑眉,没想到这二爷还能将自己也变成僵尸。

这一招在外面算不上什么!

但现在可是在古墓内,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尸气。

配合那七面旗子形成的大阵。此刻二爷光是气势,已经进入尊师后期了!

“这下可好玩了。”

苗青没想二爷还有这一招,直接带着青蟒向后退去。

……

“!”

杨策则是直勾勾地盯着二爷,他也想看看这些巫族的人有什么本事。

御尸、御鬼、出马仙他都看过了,就差这个自身尸化了!

轰!

几秒之后。

二爷的气势也抵达了巅峰,大量的尸气进入体内,他的身体瞬间涨大到五米高。

将身上的衣服全部震碎。

“你们所有人都得死!”二爷的声音也随之变得空旷起来,抬起一只手来,向杨策拍去。

轰隆!

杨策脚下的地面瞬间塌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来。而杨策身子则已经原地消失。

“力量变大了,但速度太慢!”

再次出现,杨策来到了二爷的身后。

脚踩从叶苍狼那里抢来的乌云,悬空而立,如天兵天将,戏谑地道。

“可恶,别想逃!”

见到这一幕,二爷再次抬手,向着空中的杨策拍去。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

这次二爷在古墓的天花板上也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来。

“你是要把这拆了,让大家一起被活埋么?”杨策则是乘着乌云到了另一边,戏谑道。

“可恶!”

见又被躲开,二爷连忙转身。

嘭!

但这次还未等他出手。杨策直接一脚踹在了二爷的脑袋上,将之踹得踉跄后退。

“嗯,不只是力量,防御也提升了!可惜,这一切是牺牲速度为代价的。打不中我,什么都白搭……”

杨策这一腿如果是之前的二爷,怕是已经脑袋炸开了!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掌门怀孕后[玄学]》《邪少药王》《国子监小厨娘》《末日技能树》《老鼠嫌弃家里穷,从古代盗来金条

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狱龙归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街区转角
在韩国念书的林诚本以为他这辈子没有机会踏入顶级联赛的职业赛场,没想到一场天大的意外之下,他还是在LCK开启了职业生涯。电竞加日常,如果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内容也别慌。请相信这是本电竞文。
其他连载80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