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房产证》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听他们商谈要事,周季洵很有眼色地缩小存在,专心看辛果发布视频的网站后台。

草莓蛋app是目前最火的短视频社交软件,用户多自然有利有弊,竞争大可想而知的大。辛果目前只发布了一个视频,搭配一点不吸引人的标题和中规中矩的烹制步骤,勉强爬上两位数的浏览和点赞可怜兮兮地躺在角落。

从没接触过这块的他也知道原因是缺少曝光,没有流量。像这种平台应该可以花钱买推广,让更多的人看到。

等周季洵把平台规则大致摸明白后,旁边两人已经商量好晚饭去外面吃,权当为了庆祝周季洵的加入,可惜徐蔚临时加班不能过来,不停地在三人小群里艾特他们发新人照片。

周季洵吃饭的模样倒是跟外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文文静静、慢条斯理的,连遮住眼睛的刘海都被衬出一种氛围感。

“吃不完的我能打包带走吗?”

声音很轻,落在安静的包厢里也能勉强听清。

辛果看过去,周季洵说话时依然低着头,声音像是从嗓子眼费力挤出来般,没有胸腔共鸣的响亮和坦然。

摆手让甄绍别开口,辛果放缓语调说,“可以,不能浪费食物,待会让服务员拿些打包盒来。”

“谢谢。”

犹如蚊蝇的感谢,似乎很久没有发过这个音,陌生的音节让他说出口都需要极大勇气。

为了不让他感到压力,辛果故作轻松地和甄绍岔开话题,“明天我到那边去一趟,看看哪些水果有优势。”

甄绍想了下,“我之前吃的,嗯,比起高端水果来说味道优势不大,是不是可以从其他地方入手?吃了能有长生不老最起码也该增加速度攻防之类的buff?”

“那是魔药……不过提神醒脑补充体力的效果比喝红牛强得多。”辛果认为这方面还得试验,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水果都这样,至少对异世界的原住居民没有产生明显作用,两边的人或许存在体质差异,必须确保对人体没有副作用。

周季洵越听越奇幻,这种对话真的存在于现实中吗?想到甄绍是二次元爱好者,也许是什么东西的代称,或者在聊游戏也是可能的。

从饭店出来,天黑透了。

甄绍要交换联系方式,正打算扫码对面却掏出一只老年机,还不是彩屏的,“……”

辛果没笑话他精彩的脸色,从善如流地从周季洵手中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我是真的不懂怎么运营,接下来需要麻烦你了,记得给我打电话,让甄绍传话也行。”

她的声线很干净,露珠打在竹叶上的晶莹剔透,不含任何杂质,从始至终没有戴有色眼镜看他。

周季洵下意识去看她,对上她的目光后被烫到般飞快低下头,闷声不响地点点头。

甄绍在旁边嫌弃,“明天给你买新手机,工作需要别说些有的没的,你那破手机连网都上不了。”

“知道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季洵再推辞就显得不识好歹,虽然最后还是拒绝了甄绍送他回去的提议,只说离家不远可以走回去。

等人走过马路湮没在人群中,甄绍气笑了,“没想到这家伙还会说不,小爷从没被人拒绝过。”

“你对他有偏见?”辛果用的是疑问,下压的尾音确是陈述。

“也不是说偏见,女人你是不知道周季洵这个人,特别舔,为了钱让他干什么都行。”说话间甄绍见辛果一直盯着自己看,眼神中有一分可怜两分同情三分悲悯四分看地主家的傻儿子,第一反应就是借整理头发的动作摸脸上是不是沾了脏东西。

“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但认为你可以去看看眼科。”趁人琢磨出什么深意来之前,辛果抬手碰了下他打太多发胶而硬邦邦的头发,转身往前走,“我们也回去吧。”

被落在原地的人摸了摸刚才被碰到的地方,短暂的接触没有留下对方的体温,指腹依然被熨得一热,连带着向四肢百骸侵蚀。

从来没有人摸过他的头发,陌生的感觉让人无所适从,却不讨厌,反而多了份隐秘的期待。

这个好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特地算好时间等在门口,怕被人觉得太主动丢面子,又退回沙发上坐好,心不在焉地玩手机,好几次传来“youaredead,gameover”的提示音。

把手机往旁边一扔,甄绍烦躁地绕着客厅走了好几圈,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要烦躁而更火大。

信息提示音短促地响了一声。

快步过去,屏幕上的名字叫人心情一扫烦闷,点开来是收款方24小时内未接收转账,阴云重新笼罩,气呼呼地发了条信息问她为什么不领。

回复来得很快,是一条语音:

【伙食费之前给过了,我在上班路上,地铁人很多不方便打字,你乖乖去学校,别迟到了。】

甄绍把编辑到一半的内容删除,来回好几次,终于点击发送:【明天你等小爷送你去公司,现成的大腿都不来抱,女人你傻不傻?】

看在被挤的份上,甄绍原谅了她早上的不辞而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木下浅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