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

说实话,钟翊能忍这么久不来打断他们这桌,让孟拂枝多少有点意外——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钟翊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面上冷静,眼底却时刻跃动着疯狂的火花,是她最敬而远之的那类人。

可钟翊太能伪装,也太过隐忍,孟拂枝松懈太早,见到结束后吧台前的对峙,一时怔忪,很快出声介入:“钟翊。”

仿佛得到某种安抚,钟翊那绷直的背一下子轻松下来,像被顺毛摸过的大型犬,乖顺地看向主人:“阿姐,我做的冰拿铁怎么样?”

浓缩咖啡还能怎么样,孟拂枝好笑,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这杯明显鲜奶放得比较少——钟翊知道她不太能吃奶制品。

“还不错。”她随口回应,又看向眼神犀利的程明远,将埋单的事轻轻揭过,“你的飞机是几点?团队该找你了吧。”

她的偏向近乎明示,程明远维持着风度,笑笑:“还不急。”

说完,他的矛头又立马对准了那侍应生打扮的“弟弟”,关切地问起学校专业,“学计算机怎么在这做服务员?我在申江有不少互联网行业的朋友,需要给你内推实习吗?不用客气,你好歹也是阿枝的弟弟。”

说得像是他还没变“前任”,其乐融融一家人一样。

钟翊唇角微扯:“我不会客气的。”

然而他没说想去哪,也没有表现出对他人脉一丝一毫的兴趣,作为申大王牌专业的翘楚,他对国内这一行简直门清,打交道频繁,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引介。

程明远作势要和他握手——握手从来是尊者主动,他是打定主意要以年长者自居了。

钟翊刚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手掌还沾着水滴,见状也不擦干,随意地并拢握住,松垮的力道骤然用力,几欲碎骨,程明远猝然吃痛,勉强咧嘴笑,同样硬刚回去,你来我往,青筋暴起,一时谁也不示弱地主动松手。

孟拂枝要还闻不见这火药味那就是眼神有问题,起身道:“钟翊。”

这一声比之前要沉着,有几分敲打的意思,钟翊却不听话,先松手的是程明远,状若调侃:“小钟手劲儿不小啊。”

钟翊把手插回了裤兜,竟也顺着说:“程先生也不赖。”

这算是把交锋摆在了明面上,程明远一时语塞,还要再说什么,被孟拂枝冷脸打断:“行了,走吧。”

最后,程明远只道:“保持联系。”

扫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钟翊想到了ethan那句含笑的告诫,孟拂枝不喜欢男人们争风吃醋的样子,程明远刚才表现得比他更过——当然,事儿其实是他主动挑起的,谁叫他抢了埋单呢?

念头电转间,钟翊已经收敛了锋芒,示弱得比谁都快:“阿姐,你喊我?”

孟拂枝瞥了他一眼,不好糊弄:“你买什么单啊?”

“阿姐来我们店,怎么能破费?”钟翊张口就来,见她眼底依旧没融化,乖顺道,“店长给了我免单的员工福利。”

孟拂枝果然掀过了这页:“下次别这样了。”

她在这也有会员卡,按他这么干,她岂不是永远都花不完?孟拂枝还琢磨着赶紧花完换家店呢。

自从前几年和孟琦贞关系僵化后,孟拂枝的经济状况就不复往日了,留美基本存不下钱,回国后申江的物价也令她感慨万千,虽然不至于捉襟见肘,但就文学老师的工资奖金,想要潇洒挥霍,那还是有点困难。

这就是孟女士想要她长的第一个教训——离了家人,单凭她自己根本难以在一线城市立足,她身上镀的每一层金,无论是渝州的超级中学,还是申大本牛津phd的学历,都是作为红圈高级合伙人的妈妈为她筹划拼搏出来的。

而离开孟琦贞,她不过是一个空有文凭的华丽木偶,只能沦为城市庸碌的普通中产,然后一代不如一代。

这一套说辞孟拂枝都快能背了,她所有的努力被孟女士轻飘飘抹杀,好像拼命在卷的不是孟拂枝本人一样。

而哪怕是在学霸成群的高知家庭圈中,也多的是纨绔和庸辈,能卷出孟拂枝这般精英出路的已是寥寥,可堪流传为“别人家的孩子”。

但孟拂枝受够了那一套成功的奖励机制,也受够了母亲的阶级焦虑和控制欲,这是她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所谓孟琦贞的延续。

在孟女士的规划里,读完phd她就应该立马回国,在京城或者渝州拿到教职,一跃为最年轻的副教授,但她却一声商量都没有地又去了美国,尽管那是哈佛,但孟女士恐慌的却只有一个: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没错,孟拂枝确实动过留在异乡的念头。

可那样的念头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她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凉薄冷淡,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忍受孤独。

每到这种时候,孟拂枝都会忍不住痛恨自己的软弱,孟琦贞的话反复回荡,她知道她是错的,知道那是pua,可还是忍不住反思自己,恨不能剔骨自证——

面前的场景几近失真,孟拂枝喝完了最后一点咖啡,奶味很淡,小时候孟琦贞总是逼她喝牛奶,哪怕乳糖不耐受也得喝,她总担心女儿长不高,可孟拂枝不喝牛奶酸奶,最后也依旧身材高挑。

钟翊不知何时又坐到了她对面,她放下咖啡杯,面露无奈:“你忙完了?”

酒吧咖啡馆的侍应生可不轻松,几个服务员片刻不得闲地收拾整理,清洗擦拭,衬得同样穿着马甲的钟翊格格不入。

“孟小姐是我们店的大客户,当然要专人服务。”

他又这么叫她,意蕴悠长,孟拂枝叹气:“再这样我可真不来了。”

钟翊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孟拂枝目光又一次被吸引,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得不承认,钟翊确实有一张——非常符合她审美的面孔,比起她亲眼见过的很多男明星也不遑多让。

那青涩的少年感缓步褪去,蜕变出的是棱角分明的、一种独属成年男性的气息。

“阿姐,要不要一起吃午饭?”他从善如流地改口,孟拂枝对这个称呼也谈不上多满意,只回,“你还是早点去休息吧。”

他通宵了一夜,此刻振奋的精神就像绷紧的弦,叫她皱眉。

钟翊得寸进尺,又带着几分不确定:“阿姐是在关心我吗?”

他问这话时声音很轻,眼睫毛蒲扇一样眨动,眼睛亮晶晶的,唇角漾开雀跃的弧度,如果说这是演技,那真该进军演艺圈了。

孟拂枝还是无情地击碎了他的试探:“不是。”

是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疯犬难驯》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