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墨山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看来姒清泽的命令依然是排在第一,其他只是捎带为之。姒云略加思索后,模仿着原主的性子,昂首道:“那便做好你的分内之事。”说完便甩手离去。

山间的夜风清凉如水,扑面而来,带来了山间野花的芬芳,令人心间一荡。不远处傅越与傅容卿两人宽肩窄腰并肩而立,似乎在交谈着什么,一个清越如天上月,一个挺拔如兵中枪,在月光下形成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表情,抱着书册径直向一旁亮着灯的营帐走去。

她与原主注定是两个不同的人,日后的行事更是相差甚远。想要不让姒清泽怀疑,昨日那一通卖惨是远远不够的。

巨大的转变必须伴随着巨大的事件发生。

而此番被刺杀流落的变故,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她必须把握住。

眼神示意两旁上前的侍卫退下,她亲自掀开帘帐,里面的柔光透出一角。

与姒云华丽地堪称套房的马车相比,姒清泽的营帐简朴的简直令人发指,一眼看过去,淡色的床铺置于左侧,上面只呈放着两件叠得整整齐齐的烟青色换洗衣物。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中央折子推成山高的桌案,一摞接着一摞,几乎要把身姿清朗的姒清泽遮挡。而除此之外,几乎什么也没有,更别说一排可以数着玩的夜明珠了。在朝云郡主的前车之鉴下,实在不像一个皇族的卧室。

晕黄的烛光被她掀开帐帘透进的风,吹得不住晃动,照在桌案前他白玉般无暇的侧脸上,柔和了他身上的凌厉气势。知道她进来,他批折子的手不停,目光飞速地扫过折子上的内容,然后随手甩在地上换下一本,并没有搭理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地上的折子上,一排血淋淋的红叉正好对着她。

姒云:“......”

不久后,寂静的营帐内,响起姒容卿微微上扬的声音,带着怀疑:“你是说你要回去?”

姒云红着眼睛,哀伤道:“还请兄长应允。我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

“哦?”姒清泽头也不抬,继续批着折子,不置可否道:“是何理由?”

姒云本意是想说经过这次变形记,她已经痛改前非,还收养了两个孩子,并且对他们悉心照顾视若亲子,她已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但临到嘴边却变成了。

“我有两个孩子,还在村子里。”

“咔嚓”一声,朱笔断成两截。

姒清泽僵着脖子抬头,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还在垂头酝酿情绪的姒云下意识就要再说一遍,可还没等她开口,她就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一抬头。

就对上了姒清泽酝酿着狂风暴雨的眼眸。

意识到自己嘴瓢的姒云心中大囧,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大喊:“收养的!是收养的!”不怪她如此慌张,看姒清泽这样子,她怕再晚几步,家法就伺候在身上了。

听到她说收养,姒清泽的神色方才稍缓,但还是不甚信任地看着她恶狠狠道:“姒云,你最好别给我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姒云跟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出了营帐,姒云仰望着头顶墨蓝的夜空,泪流满面。原本还想趁着姒清泽对她的改观提出要求减轻处罚,可经此一闹,她也不敢再提,只能默默把书册放回去。

回马车的路上,她再次看到那两道颀长的身影,从低处仰望,他们仿佛身处璀璨银河之下,流光溢彩,令人不由屏住呼吸。

星辰闪烁间,她仿佛瞥见一道带笑的眼眸,荡漾间,迅速消失不见。

她摇了摇头,以为是光芒闪了眼,毕竟距离那么远,对方应该听不到她出糗才是。

最后,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轰动,姒清泽决定带她轻装简行,避人耳目前去。

这是她第二次体会这个世界的轻功。

徐徐清风仿佛在她脚下,田野大地也尽收眼底,她不断攀升,明亮的月亮大到似乎触手可及,她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只小鸟,在天地山水间肆意纵情,与上次的颠簸欲呕截然不同。

看来姒清泽表面对这个妹妹万分嫌弃,但行为上却是十分爱护。

营帐里,一列兵士整齐划一的路过换防。火把的亮光照在傅越的脸上,显得微微诧异。纵使他这个义弟素日里温和有礼,笑容常挂脸上,但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傅容卿脸上露出这样真实开怀的笑意了,不由问。

“很高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