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不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虽然隔着头套,但乌依雅肯定白兔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说不定脸上的肌肉正在抽筋。脑补到白兔因为过于生气而晕厥,乌依雅心里笑翻了。

“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能洗得干净吗?”

悲伤蛙完全没发现乌依雅的异常,以为她真的不知道散发的是什么臭味,一本正经地跟她说:“是臭鸡蛋的味道,这么臭可能不太容易洗干净,头发肯定更难洗。”

乌依雅一脸同情:“那真的也太惨了,不过为什么臭鸡蛋只砸在白兔屋里,我们其他人为什么没被砸呀?”

悲伤蛙:“对啊,为什么我们没被砸?”在乌依雅的提醒下,她越想越觉得这问题可以深究,然后没心没肺地说:“会不会是因为白兔喜欢穿白衣服,就比较惹眼?”

“没准真是这个原因,白兔真的穿得太好看了。但是就算嫉妒白兔的美貌,也不至于半夜拿臭鸡蛋砸人吧?”

“事情真的好诡异,白兔也太倒霉了。”

“是谁干的抓到人了吗?摄制组怎么说?他们的监控有用吗?”

突然被推到风口的值班的工作人员,一脸茫然,嘴巴开开合合,半天说了句:“好像不是人为,但是奇怪的是,它们居然避开了所有监控。”

乌依雅故作害怕,“不是人为,难道是……阿飘?”

悲伤蛙突然感觉后背发凉,紧紧抱住乌依雅不松手,“别吓我啊,我最听不得这个。”

“天呐,是不是白兔干了什么缺德事,阿飘显灵了。”

“你们瞎说什么呢?”她俩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白兔恨不得掐死她们,但理智使她还保持着一贯的人设,并没有爆粗口。

见白兔愿意搭话,乌依雅立马追着她问:“那你说是什么?你是不是看见扔臭鸡蛋砸你的东西了?”

悲伤蛙小声地纠正:“不是臭鸡蛋,是臭鸡蛋果。”

“没错,是臭鸡蛋果。”乌依雅非常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悲伤蛙的纠正,“那白兔你看见用臭鸡蛋砸你的是什么东西了吗?快告诉大家是不是阿飘?”同时一脸好奇地看着她。

白兔快让她逼疯了,明知是什么却不能光明正大地说。

其他嘉宾在一旁看着,都没打算开口。

终于狐狸听不下去了,语气带了一丝讨好,他说:“鱼鱼你们先别说了,具体怎么回事还要再查一下。”

乌依雅叫他的态度刺了一下。

怎么?这就出来护着人了?

乌依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满把话头接过去,“想知道真相很简单,我昨晚计划拍摄萤火虫,相机正好在监控死角,大家有没有兴趣看看拍到了什么好东西?”

乌依雅避着人瞪他一眼,明明是她支的相机,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

闻言白兔脸色一变,除她之外,其他人对相机里的东西或多或少带了些好奇。

为了所有人都能更好地看到拍摄画面,周满的做法是在客厅用投影仪播放。

影像忠实地展现了一群吼猴是如何避开监控,又是如何把窗玻璃砸开将白兔砸得满身粘液。

“哈哈哈……”

所有人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乌依雅一脸憋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笑的,但是真的好好笑。”

“鱼鱼你可以不要笑我吗?我现在很难过。”白兔红着眼,眼底带着泪光。

乌依雅突然哽住,没想过对方会示弱求同情。

白兔对坐在她旁边的狐狸说:“可以让我一下吗我想去洗个澡。”

狐狸赶紧站起来,动手扶住她,“我送你过去。”离开前,他回头看了乌依雅一眼。

乌依雅现在不关心他的想法,跟剩下的人来句总结陈词:“白兔就是太柔弱了,所以会被猴子欺负,像我这种既蛮横又不温柔的女人,谁都不敢欺负我。”

悲伤蛙:“鱼鱼才不蛮横。”

*

事后,乌依雅跟周满复盘,“我表现得咋样?”

周满斟酌了一下,委婉地说:“话有一点点多。”

乌依雅仔细一想,自己那天好像话真的有点多,和平时不太一样,“那你觉得会有人猜到是我干的吗?”

“大家可能会有一些联想。”

乌依雅瘫倒在椅子上,一脸颓废,“我果然不适合干坏事。”煤球在脚边撕扯她的裤脚,把她的脚当成捕猎对象。

周满安慰她:“你没有干坏事,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他这么说,乌依雅心里好受多了,坐直身体和煤球玩耍。它这几天吃得好,又不用担惊受怕,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一身黑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绸缎一样的光。

乌依雅摸它的小脑袋,它不乐意,爪子抱着乌依雅的手用犬齿细细地磨。

周满趁机偷拍它的小屁股,说:“这家伙该去看看兽医,我明天拆石膏的时候带去,你要不要一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