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飞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走廊这头,梁云峰意有所指:“恭喜获得百年野山参。”

“这就要多谢梁总手下留情了,”司礼礼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客道着,“以梁总的实力,若是真想要那株野山参,我也只能放弃。”

“宝剑赠英雄——”梁云峰并非为了司礼礼的恭维而来,他摆了摆手,笑道,“说来惭愧,我虽为制药公司的ceo,其实对医药这块一无所知,不像你们,即懂医,又懂药。”

司礼礼并不意外,他是公司的ceo,又不是药品研发员,懂管理懂经营就好了,没必要非要懂医药,但俩人不过初次见面,交浅言深是不可能的,司礼礼只能避重就轻:“还是要谢谢梁总成全。”

“其实我之所以放弃,是有求于你,”梁云峰见她不接话,直接说道,“我知道贺老正在进行癌症药物的研发,他参加这次拍卖,也是冲着这株人参,虽然人参被你拍下,但钱我可以支付,只是,要请你把这株人参送给贺老,当然,可以以你的名义送,不必提到我。”

“你既然想送给贺老,方才就该和我死磕到底,”这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得,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他凭什么?司礼礼实在无法理解,“我既然拍下了,这人参自然是我说了算,不劳烦梁总费心。”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梁云峰并不想说得太详细,“我想你拍这株人参也是为了贺老吧,我付钱,你送礼,何乐而不为?”

“一千八百万而已,我还付得起,请让一让,我要进去了。”司礼礼不想和他继续周旋下去,指了指对面的拍卖厅,绕过梁云峰正要推门,却听走廊那头有人叫她:“师姐——”

司礼礼回头望过去,是冯晓搀扶着贺老走了过来。

“贺老——”待人走近,梁云峰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

“梁总,”贺老神情冷淡,“你找我的学生是有什么事儿吗?”

“对,有点私事谈,不过现在谈完了,”梁云峰似乎很忌惮贺老,转而递上一张名片给司礼礼,“你若是想通了,可以联系我。”

司礼礼犹豫了下,出于礼貌接过了名片。

“师姐,他找你干嘛?你可要当心些,这人心机颇深,”待梁云峰走远,冯晓连忙问,“他曾想为了收购我们的研究成果,说服几个投资商不再和我们合作。”

原来如此,司礼礼了然,真假参半道,“他找我是为了那株百年野山参,我拍下来了,他想从我手里买。”

“买?”冯晓敏锐地察觉出不妥,“他刚才不是也在里头竞拍吗?干嘛跟你买?”

“你拍下那株山参了?”贺老的关注点完全在人参上,“多少钱?”

“一千八百万。”司礼礼倒也没有隐瞒,这个价格也隐瞒不了,拍卖会为了造势一定会公布价格。

“一千八百万!”贺老的身子晃了几晃,果然还是他想当然了,他们的经费还不够支付零头的。

“小司啊,”贺老叹了口气,叮嘱司礼礼,“你很有天赋,千万不要放弃医术。”

“老师放心,我不会放弃,不但不会,我已经准备重新拿起银针治病救人。”

“好好——”贺老总算有了些安慰,不停颔首,眼眶似乎都红了,“走吧,我们走吧——”

“师姐,你走吗?”冯晓问道。

“我还有事儿,先不走。”她指了指对面的拍卖厅。

冯晓秒懂,扶着贺老离开。

司礼礼进入拍卖厅,回到座位,杜嫣儿立刻问她:“那边拍卖结束了?”

“对——”

“你拍了?”

“嗯,拍了陈皮,冬虫夏草,灵芝和人参——”司礼礼目光望着台上的拍卖师,低声解释。

“多少钱?”

司礼礼挨个儿罗列:“陈皮一百一十万十斤,冬虫夏草五十万一斤,灵芝八百万一株,人参一千八百万一株,就这些。”

杜嫣儿粗粗一算,一脸不可置信:“快三千万了,你疯了,花这么多钱买了一堆药材?”

“这些都不是普通药材,不但是道地药材,还是极品,”认知不同,消费观念不同,司礼礼并没有和她争辩,“可遇而不可求,在我看来,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你果然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杜嫣儿深深看了司礼礼一眼,突然冒出这句话。

司礼礼但笑不语,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快给我说说,你都拍了些什么?”

“这个价值八百万的奥地利水晶王冠,还有这个价值一千一百万的紫罗兰碧玺吊坠项链,”杜嫣儿拿起手中的拍卖品图册,翻到自己拍下的拍品指给司礼礼,又说起其她嘉宾拍下的珠宝,“楚蕴姐就厉害了,拍了一块价值三千万的红宝石,星月姐拍了一对古董玉佩,一块就要两千八百万,佳柔倒是啥都没拍。”

司礼礼挨个儿看过嘉宾们拍下的竞品,都是光彩夺目美轮美奂的珠宝,少有女人能抵抗的住诱惑。

杜嫣儿指着图册最后一页,“这个神秘之海蓝钻项链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你快看看。”

这条项链陈太太给她介绍过,单是这枚蓝钻吊坠便价值五亿,更何况项链上一圈闪闪发光的钻石,价格定然不菲,她如今能动用的现金连那枚蓝钻吊坠都买不起,更别提项链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家浴室通异界》《暗影明谍》《军营小食堂》《妖夫在上》《自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