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一清拿来的食盒上面一层置着半块玉佩,下面就藏着一个乾坤袋,跟陆琢玉随身携带的那个款式、颜色、新旧程度一模一样。可见用心之良苦,早有之预谋。

陆琢玉用的乾坤袋是昆仑山派发的,就跟学校发的书包一样,上面还有昆仑山的logo。

顾一清给苏宁璎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大众款式,不过很明显,这应该是个a货。昆仑山作为修真界内有名的第一大门派,他家的东西在外面确实有很多a货。

这个a货的质量看着还不错,起码从苏宁璎的角度是分不清真假的,也不知道陆琢玉能不能分清。按照上辈子剧情发展,陆琢玉确实没有发现,那应该他也分不清。

乾坤袋的容量还有大小之分,像昆仑山的就比较大,毕竟是大门派嘛。不过从外表看,乾坤袋一点也不大,巴掌大一个,里面却能装很多东西,有点类似于现代末世文里面的空间异能。

自从修真界内的灵气消失之后,只有一些不用灵气的法器能用了,其中就包括这种最普遍的乾坤袋。

换是不可能换的,她连拿起来都嫌恶心啊。

先把这玉佩处理了吧。

苏宁璎本来还想拿它换点灵石,不过看这玉佩粗制滥造的模样,本来就不值钱,碰上末世就更加不值钱了吧。

嗨,晦气,埋了吧。

苏宁璎用帕子垫着,拎起食盒,走出主屋,兜兜转转看到陆琢玉左厢房侧边有片小竹林。

她看一眼陆琢玉的屋子,琉璃制的窗户在晚上透光性也比纱窗好。陆琢玉向来睡得早,很是养生,当然,睡得早跟睡得着是两码事。

窗户口隐隐绰绰散出一点淡光,按照这个时辰,男人还没睡,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为了避免误会,苏宁璎还是决定偷偷摸摸一下。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竹林子边,左右找了找,找到一块扁扁的石头,看起来能当铁锹。她握着扁石头,蹲下来,吭哧吭哧挖了一个坑,然后将那两块玉佩都扔了进去。

坑有点浅,毕竟她这个虚弱身子稍微走快一点都头晕,能蹲在这里挖个坑就不错了。

苏宁璎站起来,有点头晕。

太虚了,得多吃点加了小灵草的糕点补补。

她缓了缓,觉得差不多了,就用脚拨弄着,把泥土盖上,然后狠狠踩了两脚。

完美。

还有一个乾坤袋。

苏宁璎看着食盒里面剩下的那个乾坤袋,正准备再挖个深一点洞把它也埋了的时候,陆琢玉的屋子里突然传出声音唤她,“璎璎?”

苏宁璎下意识一机灵,就跟狗听到铃铛声音的巴甫洛夫现象一样,她现在听到陆琢玉的声音就跟阎王点卯一样,尤其是在自己心虚的时候。

不是,她心虚什么啊,她什么都没干啊,都是原身干的啊。

苏宁璎突然觉得自己的颈椎好痛,能不痛嘛,背那么大口锅,脊椎都要压弯了。

阎王问她,怎么来的呀?

她说,不知道啊,听着“璎璎璎璎”的就来了。

还没等苏宁璎藏好东西,就看到她侧方的窗户口处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上沾着水汽,往窗沿边一搭,细碎的水珠从手指尖落下,带着淡淡的白雾水汽。

说实话,虽然这只手很好看,但大半夜的确实是有点吓人了。

“璎璎,能进屋替我从衣柜中拿套衣服吗?”窗户只打开一条缝,蓬勃的白色水雾就从里面汹涌而出,陆琢玉的声音带着一股难得的慵懒感,还有点古怪的……性感。

这把小嗓子放网上当电台主播那不得吃爱情票吃出别墅靠海?

幸好,她作为npc没有感情线。

苏宁璎看了一眼手里的食盒,再看一眼只虚虚露个缝的窗户。想了想,一转头看到院子里的那口窄井,便直接打开井盖,给它扔了进去。

嗨,早看到这口井,她就不用挖得那么辛苦了。

手上都是泥,苏宁璎顺便用井水洗了手。

苏宁璎老家有一口井,冬日的时候井水就比自来水暖和,不过也暖和不到哪里去。

这具身体虚得很,用井水洗了手后她的手指头都被冻僵了。

“璎璎?”

催催催,催魂呢!

“来了,大师兄。”

苏宁璎被冻得直哆嗦,然后赶紧走几步到左厢房门口,轻轻推了推。

没关门。

谁家好人洗澡不关门的啊!这不是引狼入室,不对,瓮中捉鳖,不对,反正不对劲。

苏宁璎站在门口,没动。

“璎璎?”陆琢玉又喊了一声。

苏宁璎伸出半颗头,在屋子里左右看了看。左厢房面积不大,一扇屏风之后置着一个木桶,陆琢玉就在里面沐浴。氤氲热气蒸腾,屏风细而薄透,能看到陆琢玉的身体轮廓。

当然,大部分都被木桶遮住了。

按照陆琢玉的沐浴方向,应该没看到刚才她在干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