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凰》最新章节。

二人来到西城,果见良堤的精兵已抵城门,似正与守门的侍门卫发生着争执。

席铭一下子就窜了,不想被席姜从马上拉下一把按住:“莫急,再等等。”

“还等什么,这一看就是又要借道,求别人做事还这么硬气,哪来的脸。”

席姜心中暗道,我给的。

宋戎并没有来,领头的她认识,是倒在征战半途,战死在沙场的颜繁。此人有些本事,回回打仗都是冲在前头,若他能活到宋戎称帝,荣华富贵不输阿抬。

但个人情感上,席姜讨厌这个人。

颜繁傲慢,眼中除了宋戎谁都看不起,同为家奴出身,阿抬都要避其锋芒,总是让着他。

自然,他也看不起席家。哪怕席家在他督主的问鼎之路上出了大力,他依然看不上。

如今想来,席姜倒有些理解他。回头看自己对宋戎倒贴上赶着的样子,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连累父兄竟被个家奴看不起。

思绪被前方的骚动打断,原来是侍门卫在找颜繁要手书令谕。

颜繁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侍门卫敢挡他的路,手书令谕确实没有,督主下令时他正在城外,来不及回去拿令谕,再说,他们过潜北城,何时需要那东西,以前都是这么过的,过的都是南门,不想这次换到西门,遇到个不会看眉眼高低的。

颜繁带的是先行军,他要保证回令准时传达,不可在此过多耽误。

几番辨说恐吓不行,颜繁的火气被带了出来,他口不择言:“你家主子五姑娘与督主是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若让五姑娘知道你挡了督主的路,你担待的起吗?”

这话就过了,席铭又要窜出去,又被席姜死死拉住并冲他摇了摇头,席铭不知她到底在等什么。

那名侍门卫依然不让,不仅不让,还道:“主家的事属下本就不该打听,再说,此事与令谕有何关系?”

颜繁终是不耐,他那天生比女人还要白上三分的面上,因怒意而满面通红,抑制不住暴躁抬鞭就是一下。

没等席铭反应,席姜马上对他道:“带上你的人过来。”

席铭明白了她的意思,不放心问了一句:“你一个人行吗?”

席姜:“放心吧,两匹头马可都是我驯的。”

席铭一噎:“你说过的,莫自大自狂。”说完想想也对,转头去叫人了。

被打的侍门卫咬牙忍下,他虽嘴上说着不打听主家的事,但心里清楚,因为五姑娘,良堤的人在潜北向来被高看。

就在此时,一人一马驰了过来。

“前方何人,何故强闯城门?”

闻言,颜繁与侍门卫都楞住。

待颜繁看清来人是席姜,他抬起了脸,几乎是在用下巴看人:“五姑娘,督主有令,着属下去平乱,借贵地一用。”

嘴上说着贵地,可没见一点尊重之意。可这能怪谁呢,都是她宠的,若换上一世,她别说挡路过问了,就差着人扫街,等着宋戎的大驾光临了。

“呵,”席姜轻笑一声,他颜繁有什么可趾高气昂的,说到底他主子在她这不过是个卖身求荣的,这次还想仗着他主子欺人,可是不能了,这个脸可以给也可以收回。

“原来是宋督主家的家奴出门不带令谕啊。”席姜驾马挡在了西门前正中间。

一句话,颜繁不仅被点了出身,还被讽了行事不规矩,刚白回来的脸又红了,自从家主称督主以来,加上他打了几场胜仗,他都快忘了他本是低下家奴的事实。

颜繁语气不好:“五姑娘这是何意?耽误了督主的事,属下可担当不起。”

席姜一点都没被颜繁的态度所感染,还是那么随意:“与我何干?与我潜北又何干?”

“可是,可是,”颜繁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可是了半天,忽然发现一向理所当然的事,一下子变得无理起来。

是啊,是他们良堤征战属地,借的是别人的道儿,得了好处也都是自家的,与潜北确实无关。

道理在这里摆着,但占过的便宜忽然不让占了,就觉得被亏欠了。况督主对四造势在必得,颜繁又是先行军,他若不能顺利过城,传回回令,岂不是出师不利之罪。

颜繁缓了缓脸色,一个小姑娘而已,哄一哄也就过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