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祝砂一行人循着声音赶过去时,一只看上去和其他丧尸没什么两样的丧尸,正趴在一个小孩儿身上用力啃咬着。旁边是三五个成年人,手臂、脖颈、脸颊都有被咬掉一块儿肉的痕迹。

“小心,这不对劲儿。”单哲宏握紧了手里的铁棍,自从有人发现烧烤架上的铁棍对丧尸和变异动物能够起到灼热伤的作用后,树屋小队的人都更换了武器。

祝砂紧紧盯着前方的丧尸,如果是普通的一级丧尸,在发现祝砂一行人的踪迹后,一定会立刻丢下已经被咬了的人,扑上前来的。但这个丧尸不一样,它似乎比较挑嘴,只是看了一眼祝砂他们,发现全是大人后,又低头啃咬起小孩的尸体来。

“二级丧尸,不能让它流窜出去!”

自从红屋顶出现后,大家陆陆续续都住得离红屋顶近了些,虽然没有聚在红屋顶周围的空地去,但大家对这一片区域的称呼都是红屋顶这片。他们这些天分明是确认过的,除了常见的变异动物外,就只有普通丧尸,这只二级丧尸一定是从别的地方跑过来的。

单哲宏作为树屋小队的队长,他一发令,大家都默契地围了上去,不是大家圣母心泛滥,决定要给那小孩和家人报仇,而是有二级丧尸出没的话,他们就很难再像之前那样安全了。不仅是他们,树屋那边没有战斗能力的‘家人’更要面临危险。

他们十几个人,不可能控制不了一个二级丧尸。祝砂没有临阵脱逃,虽然她只是勉强算树屋小队的编外人员,但这片区域是她决定罩着的,作为她选定的投放基地,这个二级丧尸必须死,绝不能扰乱红屋顶周围勉强算稳定的环境!

在察觉面前这些人类竟然不知感恩地逃离,还胆大地向它围拢,比普通丧尸有所进化的二级丧尸便发出了尖利的嚎叫。

这只二级丧尸的速度很快,为了避免被它咬伤或抓伤,大家只能时战时退,祝砂一边努力牵制着这只丧尸,一边还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以防有别的丧尸被吸引过来,偷摸咬上一口。

“东子,小心!”

在围拢后的第一时间,小队已经戳穿了几个被咬死的人的脑袋,这是为了防止他们之后变异成丧尸。然而没想到的是,在不远处被草遮挡住的地方,居然还有一个被咬了的小孩,竟然一举成了二级丧尸,速度飞快,在祝砂等人都来不及支援的时候,一口咬上了东子的腿。

“东哥!”

被叫做东子的男人眼睛发红,他能够感受到腿上被咬穿的痛苦,他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这些是他的同伴,他可不想到时候死得太难看。

大喝一声,东子一把抓住腿上的小丧尸,手里的铁棍用力往它脑袋上一刺,‘噗呲’一声,穿进了头里,也扎穿了他自己的腿。

还有一只二级丧尸活着,大家不能放松警惕,趁着同伴在对付那只二级丧尸的时候,东子一瘸一拐地离开了这里。

等大家解决了这头丧尸后,在不远处找到了东子的尸体,他拔出了铁棍,然后戳穿了自己的脑袋。

十二个人出去,只回来了十一个人,就算是收获了两个二级晶核,大家也高兴不起来。

海迪在帐篷里哭得眼睛肿成了核桃,祝砂无法安慰她,死亡这件事,不是一两句安慰可以放下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末日第一安全区[基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