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颜相机闯鬼片》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那么……开始吧。”

她听见方纯亦这么说。

林宴懵了一下。

——开始什么?不应该他赶紧开始行动吗?

对方微微一笑。

无比熟悉的系统匹配信息亮起。

【飞行演员(主演)编号:13】

【姓名:方纯亦】

【光环:幕后黑手】

【词条:顺水推舟的旁观者(友情客串)】

下一秒,林宴耳边响起更加熟悉的广播声:

“检测到隐藏主演已出场,是否在当前场景开启主线事件‘血祭婚礼’的‘trueend’线拍摄——”

真实结局?还是……隐藏结局?

来不及对这些信息做出任何反应。

“是。”林宴答道。

方纯亦的青衣覆上她手心,四周场景又是一变。

……

“砰!砰!砰!”

有谁连发三枪。

“砰!砰——”

似乎打中了什么。

“咚。”

打空子弹的手枪,掉到了地上。

然后。

有人摸爬滚打、头也不回地逃跑。

有人中枪倒地、再也无法醒来。

林宴睁开眼,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婚礼大厅里,已经半成型的血祭阵法。

一切,正进行到高潮。

身着古董婚纱的陆敏芝已经昏迷了过去,倒在阵法的正中央。

不远处,程明德一只脚陷在一旁的血洼里,像被什么绊住了一样。

他随手擦了一下嘴角,将带着腥气的铁锈红甩在脚下。

而对面,则是身穿红色喜袍,胸口一片深色的李延年。

李延年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

什么都没有发生。

毕竟,他现在,代表的不是自己。

于是下一秒,李延年笑了。

语气带着细细碎碎的幸灾乐祸,他对程明德轻声道——

“疼么?”

听出其中的嘲讽之意,程明德脸色苍白、没有回话。

随后,程明德自顾自闭上了眼。

一幅爱搭不理的样子。

林宴则看向阵法中心——

果不其然,阵心本就腥红的古董婚纱,此刻又添上了几分血色。

虽然它没“说”,但林宴知道。

轮到自己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