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宁以初则和古树商量了半个晚上的后续治疗方案,也得知顾凌炀现在这个暂时性的好转,只是因为古树对症下药用猛了点药,顾凌炀的眼睛失明不是一时的,这需要慢慢的治疗。

他们预估在半年之后,顾凌炀的眼睛才能彻底恢复。

就是古树越聊越兴奋,“你可真是给他们捡到个好苗子了,你要不考虑叛出师门,跟我学吧!我保管比你老师好一万倍,我将毕生的学艺都传授给你,学不学?”

这下可把宁以初搞不会了,她一脸不好意思,“古医生您抬爱了……我现在您也知道,有家庭有孩子,也有自己的事业……”

“什么狗屁事业能有咱们学医重要?听我的,跟我学,我好久没有见到这么聪明的学生了,你真是一点就通。”

古树也不为难她,“这样吧,这段时间我跟着你们给顾先生治疗,这期间你先跟着我学,之后要是改变主意了和我说一声。”

“好,谢谢古医生。”宁以初笑了笑。

古树一脸不满,“还叫什么医生啊,喊老师!”

“……好的老师。”

就听到这么个对话。

顿时都泪流满面,一个个拿着小本本,刚才宁以初和古树讨论的时候他们都不敢插嘴,这下好了吧,学习的老师都没了。

“古医生,那个,其实我们也可以跟您学……”

有人斗胆提议。

结果就被古树瞪了一眼,“你天分不够。”

咔嚓,玻璃心,碎了。

天赋没人家好,家世也没人家好,长得更没人家好,宁以初是什么妖怪?这不完虐么!

医疗团队的医生们,当天心态崩溃回去了好几个,剩下的还要厚着脸皮跟在宁以初后面学。

转眼半个月过去。

前期的治疗确实比较痛苦,这段时间宁以初哪也没去,就和三个孩子一起陪着顾凌炀积极做治疗。

但好在,顾凌炀的身体也好转了不少。

这天,宁以初刚抱着笔记本,正唰唰唰在上面写着一些注意事项和药性的克制等,这是刚才古树讲的。

她随手记下,刚要暂时放下笔记本,就听到兜里的电话响了。

她一怔,下意识拿出来,“喂?”

“你好,宁小姐,我们是帝都月区公安局的,是这样……一个月前的恶性爆炸案中的主犯宁清婉,还在我们这里。”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观察和确认,这一次宁清婉女士已经确切是精神病发作无疑,您看您在当初的案件当中,想怎么处理?”

宁以初微微一顿,再次听到这个消息,内心还是闪过了一丝复杂。

到最后,宁清婉还是疯了,这和十几年前又有什么区别呢?

“按你们的章程办事吧,她是不是要送去精神病院?”宁以初开口。

那边回应,“是的,您方便的话,今天我们就可以送过去,但因为你您和宁清婉之间是母女关系……她没有其他直系亲属了,所以,得麻烦您过来签个字,和我们一同前往精神病院。”

该走的流程,自然得走。

刚好,送她最后一程,也算是全了他们这段母女情。

宁以初心情复杂,“好的,我下午过来。”

“感谢您的配合。”

在警局拘留了一个月的日子里,宁清婉肉眼可见的消瘦了许多。

宁以初来的时候,宁清婉正在小房间里对着墙壁发着呆。

铁门打开,警察过去架住宁清婉,旁边的人也随时手放在警棍上防止她突然发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