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

没人。

那贺威怎么办。

白计安刚想让老太放自己进去,可他临近崩溃的大脑还在转动。

老太家是中门,只有阳面,而贺威他们所在的方向,是阴面。

即便他跑进老太的家,也无济于事。

“您有绳子吗?”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挂在护栏上的左手连同肩膀变得又酸又胀,然而右手下的赵宇然还在挣扎。

贺威垂眼瞄着他,满是疲惫:“再动,我就把你丢下去。”

或许是身处空中,摇摇欲坠,随时随地都会掉下去一命呜呼的失重感让赵宇然生出求生欲。

让原本毫不犹豫选择从八楼跳下的人,瞬间被死亡的恐惧支配。

听着失控到不停嚎叫的赵宇然,贺威选择了自动屏蔽。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白计安。

他怎么会出现在天台?

按照计划,他不是应该和魏昕她们,一块去找罗染吗?

怎么会突然冲回来?

刚刚,他是不是全部都看到了。

所以才会失去冷静的判断力,还哭得一塌糊涂。

一定吓坏了。

“贺威!”

贺威仰起头,只见白计安腰上扎着花色布条,反身站在房檐上,已经做好了向下来的准备。

顿时,贺威大惊,吼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救你。”

“不行!”眼看白计安已经迈下一条腿,贺威简直要急疯了:“布条不够结实,太危险了!回去!”

“不要。”

白计安摇着头,仔细地寻找每一处可靠的落脚点。

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他也要去找贺威。

凭单只手吊在空中,哪怕承重只有自己也无法坚持太久,更别说,贺威的惯用手上还抓着另一个成年男人。

就算他曾经也好,现在也罢,做过再多的训练都坚持不了多久。

他做不到一动不动,等着消防来救贺威,哪怕布条真的会断,哪怕他会失败,命丧于此,都在所不惜。

“计安,你听我的好吗?我报警了,马上就会有人来,我能坚持得住,所以,我求你,求你别再动了好吗?”

即便白计安此时与他相隔足有六七米的距离,他也能看出,绑在他腰上的布条是用单层的普通被单撕成的。

他不知道他把固定的另一头系在哪里,但只要一想到这种脆弱不堪的东西上绑的是白计安的性命,他就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白计安的脑子里依然是一团浆糊。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大脑却像不受控制一般,只能恢复到平时一半不到的冷静。

两层楼的距离,白计安犹如专业的攀岩运动员,沿着墙面连跳两下,终于降到了贺威的面前。

“你把布条固定在哪?”

对他着急的询问充耳不闻。

白计安来到贺威的对面,比他高半米的位置。

调整好角度,白计安将右臂插进两个栏杆之间,弯曲手臂,又从旁边的空隙中将小臂伸出。

他企图用手肘固定身体的方法被贺威看得一清二楚。

“你要做什么?”

他第一次这么不希望自己可以轻易地读懂白计安。

依旧是沉默不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猎罪档案:浴血天使》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