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爱戈娜丝被眼前这位如火玫瑰般艳丽的少女给惊呆住了。

怎么看,这位少女都不像是能够自来熟的样子。

可看着女孩那灿烂的笑脸,爱戈娜丝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直到那抹火红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爱戈娜丝才反应过神来。

在马车里面对着兄长担忧着目光,白发的少女后知后觉。

我该不会是,被套路了吧?

这边少女还在纠结自己新认识的朋友。

而皇宫内却是戒备森严。

皇帝卧室内,但依然灯火明亮。

皇宫遭遇魔物的事情很明显惊动了没有出席宴会的皇帝

这个帝国的皇帝,此时一脸疲倦的躺在大床上。

明亮的灯罩之下,却能够明显的看到皇帝苍白斑斑的发丝。

只见皇太子单跪语床边,神色严肃恭敬的喊道。

“父皇,那群扰乱宫廷的魔物已经彻底被清除。”

皇帝慈爱的目光扫过身边的皇太子,

那是他最爱的孩子,如今已经顺利成长得越发出色了。

“咳咳,咳咳咳。”

皇帝那咳嗽的声音猛烈而仓促,仿佛要咳嗦得整个人的都不喘不过气来。

“父皇,您没事吧?”

皇太子心中无比紧张的说道。

“没事,都是些老毛病。”

“许多年来,您的病情一直未有得到治愈。”

皇太子感到无比的忧心,他的父王,是在很他很小的时候,身体便莫名的开始衰弱。

多年来连愈师都看了不少,哪怕是圣女洁莉尔都无法完全治愈,只能靠多次使用勇者之力来缓解痛苦。

不仅如此,帝国的主人常年衰弱的事情不能人贵族大臣们知晓,否则只会引起骚乱。

所以皇帝也却不得不在大臣的面前,表现出强壮的一面。

虽然皇太子表面笑嘻嘻阳光毫无苦恼的样子。

但心中依旧忧虑着父皇的身体情况。

每当看到父皇这样子,他无比希望自己能够成长为出色的继承人,然后接手父皇的重任。

“为父的身体如何为父清楚,这不是你该担忧的。”

躺在床上的皇帝,相似想到了什么,再一次不想提起身体衰弱的原因。

“帕尔洛,你现在最应该要做的,就是查明这一次魔物突然出现的事情。”

说完,皇帝又继续咳嗽几声。

一旁的皇后雍容华贵的站在皇帝的床身。

刚刚看到皇帝如此的难受,并立马上前面拍了拍皇帝的背后,让他顺了一下气。

被顺气的皇帝好多了,他回头看一下自己的皇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