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如唐俊良所言,三日后,孙掌柜派人传信,邀她到悦来酒楼一叙,说是有大人物要见她。

花无颜心知肚明,所谓的大人物应当就是储鸿才。

梳妆,编发,换衣,收拾妥当后,花无颜提着一篮刚出炉的折桂糕前往镇上,临行前,问长留:“你不去吗?”

长留打个哈欠,泪眼婆娑道:“不去了,我还有事。”

他近日总是早出晚归,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在忙些什么。

莫非恢复记忆,暗地去寻家人了?花无颜心下疑惑,但顾虑时辰,没多问,匆匆赶往悦来酒楼,在掌柜的引荐下,见到传闻中的监察御史。

储鸿才四十上下,天庭饱满,五官端正,两只小眼睛炯炯有神,声如洪钟,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头顶似乎冠了四个大字:吾乃正派。

如此刚直不阿的男子,偏又喜甜......

“你就是花无颜?”储鸿才眼前一亮,“做出红颜醉的妙人?”

堂堂监察御史,没有一点上位者的架子,倒像个贪吃的顽童,一派天真。花无颜失笑,拱手行礼,“正是小女。”

储鸿才围着她,直白打量,皱眉,“怎么带个面纱?”

“小女子貌丑,恐冒犯大人,故——”

“说得什么话!”储鸿才忽厉声喝止。花无颜心下一紧,正欲解释,又听他道:“老夫什么没见过,岂会被你一个小娘子吓到,别瞧不起人。”

样子活像是受了奇耻大辱。

花无颜哭笑不得,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抬手,解开丝带,取下面纱。

储鸿才果如他所言,面色如常,“眉目口齿般般入画,而缺陷独在肌肤,不过......老夫倒觉得,这胎记甚是特别。世人千千万万,有此殊荣者,可就你一人。”

她所有的屈辱皆源于此,怎可是幸事?花无颜还是头一回听到如此惊世骇俗的言论。

“这是什么好吃的?”储鸿才迫不及待,掀开掩在竹篮上的白布,双眼放光,垂涎三尺。

花无颜:......

论贪吃,比起长留,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小女新研制的折桂糕,以桂花为料,大人尝尝,比之红颜醉如何?”

花无颜掏出手帕,正欲包一块递给储鸿才,后者早已按捺不住熊掌,捞起一块,丢入嘴中,吞下肚里。

“好吃!好吃!无颜姑娘当真是心灵手巧,什么东西到你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花无颜微微一笑,“大人谬赞。”

储鸿才抿了口茶水,“你做买卖,每月能挣多少银子?”

花无颜微愣,不知他打听这些做什么,“以红颜醉眼下的名气,除去成本,约莫二十两。”

“二十两!”

储鸿才鼓大眼睛,啧了一声,“都快赶上老夫的月俸了!本想请姑娘你去府上做厨娘......太贵了!太贵了!请不起!请不起!”连连摇头。

花无颜被他逗笑,“无颜与大人投缘,没别的本事,几块糕点还请得起,大人随时想吃,派人来取就是。”

“当真?!”储鸿才从椅子上跳起,眼角皱成鱼尾,开心地像个孩子。

花无颜难以想象他在朝堂是何形状,用哄无愧的语气发誓:“千真万确。”

储鸿才登时眉开眼笑,赞道:“你这小娘子当真爽快,老夫甚是欣慰!”过了一会儿,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追问:“那个......能不能打个折?”

花无颜现在确定唐俊良所言不虚了。

堂堂七品官员,竟为了一块糕点与她讨价还价,可见其两袖清风,穷得叮当响。

“不用银子。”

储鸿才一副娇羞的姿态,“那多不好意思......”

花无颜刚想开口说没关系,他忙不迭补充道:“那老夫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无颜姑娘!”

花无颜:......

“储鸿才,竟是这么个性子。”唐俊良听完,忍俊不禁地牵起嘴角。

“性子确实古怪,但是个清廉的好官,同为七品,顾临川宅邸堂皇,用度奢靡,可他......连买个糕点都抠抠搜搜。”

唐俊良负手,立于合欢树下,眺望着天际微蓝,“如今就看顾长夜的了。”

今日,顾临川外出赴约,不在府中。

顾长夜借机支走洒扫丫鬟,偷偷潜入书房,翻找证据。

成堆的公文垒砌成山,名目繁多,一时竟不知从何处下手。无奈之下,顾长夜只得一本一本翻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见习月老转正指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