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biqugea2.com

骨碎肌裂,小腹里一阵阵痉挛地疼痛,她不记得,这期间她晕死过去了多少次。

余光里姜芸瞧见高吉那张侧脸,在半下午灿烂的光影下,那眸子深邃明亮得不像话,无论是鼻尖唇角还是下颌轮廓,都令姜芸心软心颤,不能否认,最初姜芸在迷乱中会把他当做他,可后来便再也没有错当过,相似的皮囊下,却是两颗截然不同的心,他是头淫/兽,日日夜夜折磨着她。

见高吉穿好了衣服走出殿门,姜芸动着灼烧的身子,抻开酸疼的胳膊往被褥下翻,终于摸到一小锦囊急忙扯出来,像是抓到命根子般,拿出一个圆黑的药丸塞到嘴里,生生地往下咽去。

这是她最后的防线。

因太着急那药丸卡到了喉咙里,姜芸使劲往下吞着无济于事,要下榻去找水喝,可根本起不来,一时脸涨红,脸上脉络凸起。

幸得言春见皇帝走了,赶紧进来看,见到此情形跑着过去倒了茶送到姜芸嘴边。

言春捂着被子将她扶坐起来,使劲揉顺她的心口,“怎么又来了,他许久都没这样了。”

姜芸的唇瓣粘黏在了一起一时张不开,只能摇摇头。

言春又去给姜芸倒了杯茶,见姜芸接过后咕咚咕咚喝下,眼泪再也绷不住了。

喉咙里总有异物感,像是那颗药丸仍在里卡着,姜芸清了清嗓子,问言春,“阿满呢?”

“睡醒之后,送到书房读书去了,这孩子乖得很,我见陛下走了赶紧回来看看。”

“今日就不要让阿满过来了,您拦着他点。”

言春长叹了口气,捡起地上被撕烂的衣裙拢在一边儿,又为姜芸找了干净的中衣穿上,终是没忍住说了出来,“这日子怎么过啊。”

姜芸捏着茶杯靠在榻上,头没有力气地歪着,“我现在什么都不奢求了,只希望我们阿满能建康快乐地长大,只要阿满平安无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好歇着,晚上我熬些汤给你补补。”

“别管我了,去看着阿满吧。”姜芸阖了眼,泪水从眼角滑过耳根,落到枕上,湿齑齑的,她瘫软在榻上,昏天黑地地睡起来,却在傍晚时分,被阿瞒小小的一团身体给动腾醒了。

在夜晚昏黄的烛光里,姜芸睁开眼,看到阿满那张玉一样的小脸儿,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阿满的眼睛和陈焘的很像,姜芸一看到儿子便情不自禁笑起来,动了动身子把阿满搂在了怀里,“小乖乖,你什么时候钻到母亲这儿来的?”

阿满抓揉着姜芸的头发梢,撒娇说:“母亲,您睡好久了,起来陪我玩嘛。”

刚出去没多大一会儿的言春走了进来,“阿满,干娘如何叮嘱你的?怎么转眼就忘了,你母亲现在需要休息哦,干娘去带你玩好不好?”

阿满听了直往姜芸怀里钻,两只小手拽着姜芸的衣裳,小声跟姜芸说:“我不,母亲我不。”

姜芸听见了,笑着去揉阿瞒留在这外面的小脑袋尖,“姑姑,没事儿,我好多了,就让阿满在这儿好了。”

言春走后,阿满伸出头,撅嘴奶声奶气地说:“干娘说您身体不舒服,儿子中午的时候还瞧见母亲您好好的,儿子想进来看您,干娘不让,后来儿子,儿子就哭了,干娘这才让我进来,我答应了干娘,不吵醒您,可我没忍住,对不起,母亲。”

姜芸耐心地听完,笑着搂紧他,“醒来就见到你,母亲可高兴了呢,真的,见到阿满啊,母亲的病就好了,来,跟母亲说说,今儿下午你都做了什么?”

“儿子念书,背会了《论语》,又写了两张字……”阿满伸着指头一件件说着,“今日干娘表扬了儿子!”

“我们家阿满真棒,和你爹爹一样厉害。”

“那我明日去给父亲背《论语》!”

姜芸的笑凝固了,“你父亲忙,我们就不要去扰他了。阿满,今晚你跟母亲一起睡好不好?”

“您不是说,儿子现在长大了,得学会自己睡觉。”

“就这一晚,母亲有点难受,你陪陪母亲。”

“哪里难受呀?”阿满挥起小手往姜芸头上摸,小小的指头一动一动的,“我生病难受的时候,也想让父亲和母亲都陪在我身边,母亲也和我一样嘿嘿。”

“是啊,母亲也和你一样。”姜芸亲了亲儿子的额头。

母子俩吃过晚饭后,阿满哄姜芸睡觉,学着平日里姜芸那样,小手在姜芸胳膊上一拍一拍的,嘴里咿咿呀呀地唱着催眠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逢在带血的刀刃》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