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依(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听见“巨目蛇沫”四个字,元瞻浑身一震,右臂凌空落下,催起一道掌心风,眼看就要用虎口击碎屋瓦。

霎时间,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绕住他的手腕,顺势一推,轻巧地化开那道锐利的掌风。

双手的主人竟然是张盈!

元瞻吃惊地望着她,不知她为何如此,可张盈却出手如飞,在他身上轻轻拂过,他顿时动惮不得,也说不出半个字。

张盈捉住他的手臂,将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元瞻背起,不过两息便越下屋檐,仍旧沿着方才来时的那条僻路,离开崇德殿。

她身轻如燕,走得极快,耳边的风声呼呼地过,眼看就要望见北宫门,她才停下脚步,将元瞻放在一片树丛里,解开他的穴道。

“殿下,得罪了!可臣女今日不得不这么做。”她语速飞快,不给元瞻开口的机会。“方才殿下揭开屋瓦之时,臣女已经瞧见陛下五窍流血。巨灵蛇沫的毒性,殿下不会不知道,一窍流血已是回天乏术,更何况……”

她有些说不下去,顿了顿,极力稳住心神:“梁王野心,不言而喻,只怕陛下……的消息一传出来,他就会掌控宫城。他连陛下都敢动手,更何况是殿下你?”

一番话说完,元瞻脸上的震惊渐渐散去,可即将丧父的悲痛却愈发浓烈。他就这么安静地站着,一个字也没说,张盈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

许久,元瞻才望着宫门,缓缓开口:“盈儿,你做得对,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梁王敢在崇德殿弑君,一定留着能控制宫城的后手。如果刚才我闯了进去,别说给父皇母后报仇了,只怕连你我都无法安然脱身。”

张盈微微松了口气:“殿下深明大义,臣女佩服。殿下是国本所系,正统所归,只要我元昭仍有太子,群臣便不敢轻易归顺梁王。恳请殿下速速避人出宫,去找江首辅捉拿逆贼!”

元瞻立即拉住她:“一起走!”

张盈却撇开他的手,退后两步:“今日臣女并非偷偷进宫,若是被梁王得知臣女和殿下一同消失,只怕会找我张家麻烦。方才,臣女已为殿下计,眼下须得为我张家计。”

她遥遥指着宫门,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臣女要赌一把,从正门出去。”

元瞻急得不行:“梁王都要谋反了,一定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的性子!他前脚在崇德殿毒杀父皇,你后脚就从从正门出宫,难道他知道了不会多想?”

“此举固然冒险,但臣女这么出去,就有了人证,我张家也不会更殿下的消失扯上关系。”张盈昂起头。“臣女就赌他,还想得一得满朝文武的心,不会无凭无据地杀害下臣。”

“盈儿你听我说……”

元瞻还要再劝,可张盈却一把将他推到,飞快转出树丛。元瞻毫不设防,狠狠摔了一跤,等他起身再看时,张盈已然叫住一名路过的小黄门,请他领自己往北宫门去。

元瞻忍住上前的冲动,心里又是佩服又是担忧。眼看着张盈走出宫门,他才避开巡逻的守卫,从僻静的宫墙边翻了出去,直奔江府。

……

一辆红轴双扇马车,停在江府大门外。

守门小厮熟练地上前,一边帮着车夫摆正落脚梯,一边对车内人道了声“方姑娘好来”。

方如逸点了点头,从车上下来,把食盒交给小厮:“你家公子今日还不肯出门么?”

小厮接过食盒,面色愁苦:“公子还是老样子,虽说老爷叮嘱了,不必强他出门,可一日三餐送进去,全是原样出来。我们日日都盼着姑娘你过来,公子好歹能用上两口。”

方如逸应了一声,抬头望着江府大门,匾额上的白缎迎风肃肃。

今朝已是立春,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可江府上下却到处披白,没有半点喜气。

她心里不是滋味,快步进了江府,不多时便到了江与辰的院子。

那扇房门依然紧紧闭着。

她接过小厮手里的食盒,让他下去,走到门前敲了三声,缓缓推门进去,又立即转身把门关上。

和昨日一样,屋子里空无一人。

她在外间坐下,打开食盒第一层,提起筷子随意吃了两口,故意重重地搁下,又拿着汤匙在碗沿上叮叮当当地碰。

坐到日头过午,她的脸上隐隐现出不安,身子也有些静不住,干脆走到后窗前,打开一条缝,谨慎地朝外看。

不过几息,那窗格子忽然大开,一身夜行衣的江与辰从窗外跳进来,反手扣紧窗格。

他眼圈青黑,目中满是血丝,方如逸甚是心疼,连忙走到桌前,打开食盒第二层,端出一盏滋补茶:“怎么去了这么久?幸亏出门前我让照儿用滚水温着,刚才又换了几回,否则茶都要凉了。”

江与辰接过来,一口饮尽,这才进了内室,飞快脱着身上的夜行衣。方如逸熟练地替他挂好遮挡的帘子,隔着幕帘小声问道:

“这次出去可查出了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让你当好圣孙,你养一群女妖?》《重生八十年代养崽崽》《网游:我开局疯狂氪金》《紫府变》《迷踪谍影

舒位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