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Beta帝国》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biqugea2.com

吃中午饭的时候,黎昼还是一脸要哭不哭的衰样。季谈安慰过,无果。所以,他哥哥出来吃饭时,当然也发现了这个状况。

“你做了什么?”他看向季谈。

啧,怎么就默认是我的错呢?季谈睁眼说瞎话:“和他交流了一些有关时空的哲学问题,他抑郁了。”

黎泛夹起一筷子米饭,皱起眉:“你瞎扯了些什么东西?”

“你都说是扯淡了。”季谈转移话题,“黎哥,你知道‘安徊’这个人吗?”

黎泛吃饭的动作停下了。

“……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个人?”

“看来你知道。”

“稍微关注一下当年的判决就会知道。”黎泛又开始咬筷子,“这个人最出名的时候,我还小。后来内乱,再听到他的名字就是在裁决法廷。”

“裁决法廷?”

“beta要他为过去犯下的罪行赎罪。罪罚真是顽固,具有历史追溯效力。”他讽刺地笑了一声,“但很快又被放出来了。现在他应该在研究所苟活吧,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季谈察觉到他似乎对安徊颇有成见,但又不满当局对此人的判决。

这不奇怪,安徊是个目的明确的墙头草,谁能满足他的条件,他就向谁倒戈。而黎泛,是个论迹不论心,对事不对人的偏实用主义者。

他们在坚定原则上很相似,但原则本身,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omega的身份对安徊毫无意义。他不关心自己与生俱来的阵营,但他会利用阵营。内乱对他最大的影响,恐怕就是无法将未竟的实验继续下去。

这个人是个强迫症,无法忍受实验被打断。

他一定会做点什么。比如,像从前一样,对beta许诺和当初对alpha如出一辙的东西,这才获得‘自由之身’。

尽管这个‘自由’实际并不自由,但对欲求淡薄的他来说,说不定姑且等同。

“对了,想听笑话吗?”黎泛环视一周,突然开口道。

季谈很惊讶:“你还会讲笑话?”

“不行么?”黎泛撩起眼皮,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我的确自创不出什么笑话,但当个复读机还是可以的。”

他的视线停在黎昼沮丧又沉默的脑袋,开始讲起来。

“是一个16+的颜色笑话,未成年人听不得,所以我会口动打码。安徊还是学生的时候,曾在导师的休假日找上门去,说要商量毕业课题。”

“连我都只能听阉割版?”季谈抗议道。“等会儿你给我讲□□版本吧。”

“别打岔。”黎泛饭都不吃了,撑着下巴敲手指,似乎想从久远的回忆中抠出点东西来。“事实上,他的导师是个alpha,请假是因为发情期。他正好撞到枪口上。”

他自己反而先笑了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