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树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片嗡鸣在温泠月脑中炸开,说不清充斥着她的是怒火还是困惑,元如颂不甘的啜泣在身旁无限放大。

“你可当真?被阿颂你亲眼撞见了?”

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迅速涨起的怒意,温泠月显然比当事人还要气愤,顺手捞起在桌子底下骨碌碌打转的空壶就要起身。

元如颂一把拉住她,摇头,“自从冬祭开始我就鲜少去他的住处,都快成亲的人了还日日往书苑跑,好,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就是,大不了这婚不成了!谁承想他竟然敢……”

三小无猜的关系悄无声息发展成如此,她知道阿颂的脾气。这丫头最是火爆,自小哪家小娃抢了她的东西都是要被阿颂追着骂半条街还连着报复好些天的。

徐衡则完全不同,是个连温泠月也能欺负得过的小怂包,虽说最大的是他,却也没少被元如颂气哭过。

只是他每回被元如颂骂骂咧咧欺负过去后总会再给她一颗糖,很小的时候温泠月总是不懂,被骂了还给她糖做什么呀。

但大抵元如颂也是不知的,只是每每怒意都会被一颗颗糖果平息,也就不再难为那书呆子。

“你别哭,阿颂,我带你去找他当面对峙。”温泠月气不过,折回来拉着她就冲下楼,途中似乎不打紧撞上个人,那人身子骨倒是硬朗。

匆匆道歉后赶路,不曾注意到后面那句熟悉的话。

“太子殿下您……”

未完的话被男人扬起的手制止,视线追随火急火燎的姑娘直到她消失在花楼。

“伏青在哪?”

*

书苑是徐家的书塾后院,据元如颂所言,徐衡大多数时候待在此处。

在闯进去前,她多次遭到元如颂的推辞,“小泠儿,我、我们还是不要去了罢。”

“为何?不质问你怎知不是你看错了呢?”温泠月不解,她虽对男女之情知之甚少,总觉着既然存疑便是要问个清楚的。

元如颂在临近书苑时拽着她的手忽地软了下来,一向强势的语调难得的轻了些,“我、我怕……”

“阿颂。”温泠月正了正色,不等她开口,书苑内看门的小厮便看了过来,谁知他的视线刚与温泠月碰上,就慌张折身跑了回去,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行迹之诡异叫人无法不生疑。

此举一出,没等温泠月再对她劝解,衣袖倒率先被猛地拽过,顺带着整个人也被拉走。

“阿、阿颂你慢一点,我有点站不稳……”

方才还踟蹰不前犹犹豫豫的高个子姑娘此时不知从哪来了力气,被那小厮的动作一气,若生在身子里的焰气被簇地点燃。

“好小子,徐衡你真是好胆量,真当我元如颂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无名小卒?今儿我非得好好看清楚你到底想干嘛!”

不过一句话的功夫,温泠月被她一阵风似地穿过了书塾一大半,径直迈过三孔石桥来到小书苑里。

只是温泠月不懂的是,话都不会多说几句的书呆子徐衡,怎么会瞒着阿颂做这种事?

而且自方才开始,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始终跟着她。

完了,她们不会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吧。

可回头也无有任何不妥。

“小月儿,待会我做什么你都不要怕,待在我身后看着便是。”

元如颂一如儿时护着她的时分,使温泠月忘了答复,本想说她也要为她讨个公道的话也被少女正直的话音憋成了定定的点头。

压垮元如颂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窗子开着一道小缝,里面一抹春光乍现,遥远的记忆仿若从溢出的一股光里远远而来。

自幼她结识徐衡,其实早于小月儿。

元如颂出身将门,尊贵无边的将军独女身份其实本不必叫她特意去学个什么。

可元将军深知,闺阁女子也是要读上些书,以学识傍身,哪怕孤身一人时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打那以后就开启了她和徐衡在徐家书院相识的十余年。

或许人的一生总是会与某个特定之人牵扯半辈子。

对于元如颂而言,那个人可能也只能是徐衡。

温泠月记得在她和她都年龄尚小的年岁里,邻家坏心眼的小男童曾为打趣她们提问:现在这么骄横如何,以后还不是要嫁人的?元如颂那么霸道,甭说玉京了,哪怕是禹游也寻不得一个能容忍的男孩。

那是温泠月第一次比元如颂还生气,追着男童打了三条街,极偶然的一次,元如颂沉默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