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桐悦身上披着言景焕的外袍,正睡得昏沉。

言景焕将她小心翼翼放在树下靠着,像对待什么珍贵的瓷器一般,看得百里辞啧啧称奇:“难得见你这样。你如何寻回的灵族帝姬?”

言景焕未接话,只是道:“魔君已出世,情况危急。你替我照看她,我且先去处理了。”

“你……”百里辞难以置信,“你还未曾与她表明身份?”

“是,暂且先替我保密,我怕她恼我。”言景焕拍拍百里辞的肩,将尹司重扛在肩上,想了想又补充,“我的身外身无意与本体融合,恐怕很快会暴露身份,你尽量替我瞒一瞒。”

救回破碎的魂魄,即便强大如他,也是天方夜谭,空桐悦的灵体又是三界数一数二的强大,几乎是不可能再令她复活的。

幸而当年有神使御鹿执吟相助,以神界秘术,教闻尧以一节仙骨炼制成灵器,这才成了如今的矖玉。神使来自神界,显然是知道什么的,选择的仙骨正巧是当年空桐悦植入神鳞之处。

闻尧当时记忆被封,尚很疑惑这片鳞的来历,神使也并不说清,只告诉他有了这块神鳞,空桐悦的魂魄会更容易收集。事实也确实如此,有神鳞相助,他在世间走了百年,丝丝缕缕的魂魄就像得到亲人呼唤般层出不穷地出现,纷纷钻入矖玉之中乖巧安睡。

如今记忆觉醒,虽然私自割下神鳞这件事她不曾提及,但他联想到白矖的蛇神身份,很快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怅然,动容。

闻尧这一生,实在亏欠空桐悦太多太多。

百里辞这边尚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艰巨任务,不由叫道:“啊?这要如何隐瞒啊……喂!”

他摆摆手,逃也似的起身匆匆而去,只剩百里辞在原地无奈地叹气。

他蹲下身,静静看着熟睡中的空桐悦。

真是好美的一张脸。

凝脂似的肌肤染着一层诱人的粉色,双眸阖紧,垂下的眼睫纤长浓密,高挺的鼻梁下双唇微启,粉润似沁水的蜜桃,叫人忍不住想要上一口。

诶,将妻子交给他,还真是放心他,殊不知他……

第一次这样近在咫尺地看,百里辞眼神不由变得愈发贪婪,耳畔逐而响起柳妖的话。

【将军,您是否有求而不得之人,求而不得之事?】

怎么没有?自瀛洲仙宴初见,百里辞便不觉沦陷,那夜一壶清醇的青梅酒,醉至如今。

百花缭乱,鸾鸟贺鸣,空桐悦步态优雅随意,眼底的傲慢与清冷令她像雪山上最圣洁的莲,也令他从来只敢远远地看。

百里辞喉结滚动,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碰她时,蓦地见她隐在发丝间梅花般的点点痕迹,那些红以极为刺目的方式提醒他,方才闻尧与空桐悦都做了什么。

是了,这是他好友的妻……

五百年前闻尧新婚之夜便当众让空桐悦出丑,将她生生气回灵界,百里辞还以为闻尧并不喜欢帝姬,心底又是怅然又是无奈。

他知道无论闻尧是否心系帝姬,他都没有机会,但知道那份愧疚会浅淡许多。

可现下看来并非如此。

可,他为何还是不舍得退后?

百里辞顿了顿,最终只捻了根她的银发,正想为她别过耳后,猛地一只细腻温热的手将他手腕抓住,方才还紧闭的眼,此刻漠然将他望着,带着生人勿近的倨傲与警告。

百里辞心头一跳,故作自然地道:“殿下醒了。”他顺势将银发为她梳理,而后退居君子的距离,仿佛真的只是想帮这个无足轻重的忙。

空桐悦茫然四顾,又见身上外袍,在那矖玉之中的记忆便悉数被唤醒源源不绝地浮现脑中,她的脸颊乃至脖颈肉眼可见的红了。

荒唐,太荒唐了!她居然跟言景焕……

该死的魔君!

如此一来她必遭反噬了吧?虽然那婚书未说他们二人一辈子只能有对方,但是空桐悦这算是背叛了闻尧。空桐悦绝望地探查起自己的身体状况,令她意外的是,除却肉身的酸软,竟没有魂魄之上的创伤。

怎可能?

她分明破戒了!

难道是皇天后土识破了魔君的阴谋放过她这一回,还是如今轮回停滞,天谴还未到?

不对!

不但没有反噬,她的修为还提升了许多!

她细细感受灵印之内突然之间磅礴起来的灵力,猛地一惊!

就在灵印深处,一块金色的蛇鳞正安静地在虚空之中浮沉。

她的神鳞!神鳞回来了!?

“殿下?殿下?”百里辞忧心的呼唤将她从独自的沉思中拉回,空桐悦盯着他看了片刻,问:“你从仙域来的吧,我记得你是闻尧的故友。”

“是。”

“他现下在何处?”

百里辞想起言景焕临走前的嘱咐,当即道:“闻尧尚在仙域。”

“这些年他还好么?”空桐悦问的声音下意识放轻,好似说重些便会吹破什么虚幻之物。

“仙君他……”百里辞实在不知该如何接这个话,他自己都已好几百年不曾见过闻尧了,此番下界也是仓促收到他的讯息而来,想到那家伙平日的习惯,他只得含糊地说,“还是老样子,一心修行呢。”

“是么。”空桐悦本还想问那男人是否曾为她的离去黯然神伤,是否曾为她的复活争取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凝成了淡淡苦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帝姬苏醒之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