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gea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过了会儿,屏风外传来寒酥的声音:“主人,大家都在问您的消息。”

“大家”指的是在红鸾殿工作的红郎红娘们,都是景颐的手下。他们已听闻婚礼上发生的事,眼下见一夜未归的上司终于归来,却悄无声息地扎进浴池,谁能不在意。

“就说我没事,婚礼作废,隐元星君不再是我红鸾殿的姑爷。”景颐道,又吩咐寒酥,“你回头去吞云宫,管扶光帝君要回我的雪魄珠吧。”

寒酥应下,又说:“主人,崤山君和夫人那边……”

景颐叹气,是啊,爹娘还有哥哥肯定已知晓婚礼上的事了,这会儿约摸在赶来红鸾殿的路上吧。

主仆二人正说这事,就有仙婢来告知:“景郡主,崤山君夫妇和景阮大人来了。”

景颐的心顿时提起来,她儿时没同爹娘在一起,后来归家,便总觉得无法像哥哥和爹娘间那样亲。后面她一意孤行要嫁姬宇沛,更是总和家人争执,不欢而散。如今自己撞了南墙,还被姬宇沛羞辱,连累景家成为谈资,爹娘哥哥怕是待会儿见面就要骂她了。

就这样,景颐惴惴不安地拾掇好自己,去正殿迎接到来的家人。

当场就看见,自己的娘朝自己扑了过来。

景颐已经做好被劈头盖脸奚落的准备了,万万没想到,娘紧紧搂住自己,接着是带着点哭腔的呼声:“我的岁岁,怎么受这样的磋磨!”

景颐愣住。

崤山君也满脸的疼惜和愤怒,道:“姬宇沛优柔寡断,还自以为是,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我女儿!”

崤山君夫人转过头就朝崤山君道:“我这就回雪族,让父君和兄长将姬宇沛拿过来,给岁岁道歉赔罪!就算他是兄长的儿子,姬家也得给咱们个说法!”

崤山君摇头沉声道:“我那岳丈和舅兄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说过他们打心底里不尊重岁岁,又能给我们什么说法。”

“那岁岁就白受委屈了吗?就算姬宇沛对岁岁有恩,这么些年咱们也早就还清了!”崤山君夫人激动道。

哥哥景阮开口,打断爹娘的对话:“景颐昨天不是说婚礼作废,不要姬宇沛了吗?她看来是改主意了,听景颐怎么说。”

景阮的话,把陷入在纷杂思绪里的景颐唤回来。其实方才,景颐忍不住想了很多。预料中的责骂没有到来,反是家人对她的心疼护短,景颐不禁眼眶湿润,心里涌上浓浓愧疚。

她又想到原书的剧情,其实书里爹娘哥哥也想为她讨回公道来着,可她觉得自己搞砸的事就该自己收拾,亦不想家人被自己连累,便狠心跟他们闹崩,自己去面对姬宇沛窈莲。导致最后自己身败名裂时,爹娘都来不及救她。

若是书里的自己,能放心地依靠家人,选择和他们共同面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景颐,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想的?”景阮又问。

景颐咽了口喉间的酸意,说:“我以前太天真,责任心又太强,总觉得自己的事就是自己的事,非要搭上所有去强求,是我错了。”

崤山君夫人一惊,愕然看着景颐。崤山君和景阮也感到诧异,眼神变化。

被三人的视线紧紧锁住,景颐眼眶更红,“你们极力反对我嫁给姬宇沛,我抱怨过,抗议过,还有哥哥你,我还在你的酒苑当着楚娴和一群客人的面,同你发脾气。如今我想明白了,是我不对,我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了。姬宇沛,我也不要了,我还要跟他讨一笔债!”

没想到一贯执拗、总过于在意原则的岁岁,会说出这种话,崤山君和夫人都有那么片刻,感到一阵恍惚。

崤山君夫人心酸地想,一定是那姬宇沛和莲儿,给他家岁岁造成的打击太大,岁岁才会忽然这般痛苦地梦醒。这样想着,崤山君夫人更怨恨自己哥哥一家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姬宇沛的种种言行习惯,怕都是受了自己哥哥嫂子的耳濡目染吧!

崤山君则在短暂的怔愣后,无比欣慰,仿若年轻了一百岁:“好,这才是我的女儿,想明白就好,以前的糊涂事过去便过去。岁岁你说,想怎样向姬宇沛讨债?”

崤山君夫人松开景颐,景颐揩掉眼角的泪痕,对家人道:“其实昨晚我离开隐元宫后,去拜见苍帝了。”

“扶光帝君?”崤山君夫人惊呼。

爹和哥哥也是没想到。

景颐道:“我就是去恳求他,把姬宇沛撤职。我是拿一个情报交换的,就是那个莲儿,她是九尾蛇族的公主窈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洪荒模拟,我为九彩元鹿》《这些妖女不对劲》《荒野俱乐部》《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最后的黑暗之王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