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季泠月停下动作,蹙眉打了个喷嚏。

蓝妩往里缩了缩,不好意思道:“要不,我先洗……”

话还未说完,女人的手掌就按在她胸口,一身衣裳尽数消失的同时,身上也迅速敷上一层凉意,像是被水浸洗过一般。季泠月幽幽瞧了她一眼,一只手滑入她搭在脑袋旁的指缝,另一只手则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你总叫我生气。”

光滑的皮肤和粗糙的布料蹭在了一起,蓝妩微微蹙眉,被亲吻着无法说话,便伸出空闲的手,摸索着去扯季泠月的衣裳,扯了几下没扯掉,反倒因为走神被咬了一口。

“唔……”

她蹙起眉,泪盈盈看着季泠月,很快,被咬的地方又被湿热的唇舌含住,季泠月将她的手搭到自己胸口,含糊不清道:“笨,你都不会用法术吗?”

蓝妩眨了下眼,顺从地将她的亵衣变走,掌心贴合到身体上时,季泠月忍不住低吟一声,一边垂首亲吻她的脖颈,一边低喃道:“真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当然是你啊,总有那么多人围着你、喜欢你,只有我在吃醋生闷气,你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蓝妩断断续续道:“我,我有的……”

季泠月抬眸瞧她,女人秀眉微蹙,气喘道:“以前在昊辰山,你就受欢迎,庆子白就不说了,你那小师弟,还有萱玉,都是在我离开的日子里认识你的……还有后来,在炎境,你也认识了许多新的人,她们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都比我要长……”

“这能怪谁,”指尖顺着小腹往下滑去,感受到意料之中的潮湿,季泠月唇角掀起一点笑,懒洋洋道:“还不都是你跑掉了。”

“嗯……”蓝妩闷哼一声,意识逐渐朦胧,却听女人淡淡道:“蓝妩,我虽然喜欢清净,但我并不喜欢永远一个人,你不在我身边,我要是再一个朋友也不交的话,就太可怜了。”

无法言喻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蓝妩颤抖着吸了一口气,身体不自觉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背后也生出了一层薄汗:“没,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

她勾住季泠月的脖子,沙哑道:“以后我陪你的时间……会比她们都要久。”

季泠月眨了下眼,歪过脑袋:“你是怕我折腾你,才说这些甜言蜜语吗?”

蓝妩一怔,抿唇笑了下:“那你喜欢吗?”

“喜欢,”季泠月亲了下她近在咫尺的粉嫩耳垂,低语道:“但我不会改主意的。”

她将蓝妩翻了个身,从背后压住她,手腕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蓝妩蓦地抓紧身下的床单,嗯嗯呜呜地哼了一会儿,泪珠啪嗒落下:“你……小心眼……”

季泠月眯了眯眼,低头在她颈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就算我是小心眼,你也得喜欢我。”说完,又补充:“不准用法术把它们消掉。”

“可我……明日,明日还要见山叶……”

“她又不是没见过,”季泠月顺着她的脊柱往下亲:“以前在昊辰山,她住隔壁……你还偏要欺负我,你难道都忘了吗?”

蓝妩迷迷瞪瞪想了一会儿:“可我又没让她瞧见。”

“我让她瞧见了。”

“……”蓝妩眨巴一下眼,忽然惊醒了一些:“什么时候!”

“就是刚在一起的时候。”她抿了抿唇,别扭道:“谁叫你们……你们那段时间关系那么好,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蓝妩瞪圆眼睛:“难怪……”

话还没说完,灼热的吻已经落到她后腰上,还在继续往下,蓝妩蓦地一抖,眼泪像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掉,不过一会儿,就哀哀唤道:“阿月,阿月……”

季泠月无奈,舔了舔湿漉漉的嘴唇,爬上来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蓝妩摇头:“舒服,但是……硌得慌。”

女人一愣:“什么硌得慌?”

蓝妩咬了咬唇,嗔怪地看她一眼:“珍珠,到处都是,硌得慌。”

春夜的雨淅淅沥沥落下,屋檐下也挂了一道朦胧水幕,寒意透过窗子渗入室内,蓝妩在睡梦中蹙起眉头,下意识把手臂缩进被窝,嘴里也咕哝了一句什么。

“嗯?”季泠月以为她醒了,翻过身才发现她只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便凑过去从背后拥住她。

鼻间能嗅到女人身上馥郁的气息,不远处床头的盒子里则堆放着整整齐齐几十颗珍珠,屋里烛火劈啪作响,她在这种安宁的环境里餍足地眯起眼,感觉身体都懒洋洋懈怠下来。

不久,蓝妩翻过身,在季泠月肩膀上蹭了蹭,轻柔的呼吸洒在她颈窝,痒痒的。她抿了抿唇,想要后退躲开,女人却不满地哼唧起来,手臂搭在她腰上,两条腿也紧紧缠着她的腿,活像只黏人的八爪章鱼,季泠月呼出一口气,不再动弹,脑子里却开始神游物外,怀疑起蓝妩是不是在梦里将她当成暖炉了。

这时,本与她缠在一起的双腿忽然蜷了起来,不轻不重地往上蹭了下。

“唔……”她闷哼一声,讶异地看向蓝妩,发现她眉眼低垂,呼吸均匀,依旧是睡得香甜的模样。

蓝妩应该还没坏心眼到装睡逗她的地步吧?

季泠月犹豫了会儿,小心翼翼跨到蓝妩的一条大腿上,接着低下头,轻轻吻住她的唇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阁【biqugea2.com】第一时间更新《入海》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景佳人西门龙霆

景佳人西门龙霆

西门龙霆
一夜危情,她惹上豪门恶霸,“少爷,少奶奶又跑了…”该死,她竟敢嫁给别人:“教堂外有99架大炮,你敢答应他就试试。”他是暗夜黑帝,世界只分他要的,他不要的。“男人,你是我不要的!”她带球逃离,几年后领着“迷你版”归来:“怪叔叔,不准欺负我妈咪!”…
言情全本1521万字
黄雀雨

黄雀雨

明开夜合
1陆西陵做甩手掌柜,资助过一个失学的小姑娘。四年后小姑娘考上了大学,请求他帮忙赞助车费,进城读书。陆西陵将此事随手丢给助理,转头便忘到脑后,任其自生自灭。一个月后,他才恍然记起这茬,良心发现地前去探望。花园里的小姑娘闻声转头,手里还拿着一把刚摘下来的生菜——他闲置预备拿来种玫瑰的花园,居然被改造成了菜地。2陆西陵厌烦一切麻烦事,恋爱在他看来就是第一等的麻烦,要汇报行踪,保持联系,自由受限,傻子才受
言情全本40万字
跟乔爷撒个娇

跟乔爷撒个娇

罗衣对雪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
言情连载1535万字
医生帮帮我

医生帮帮我

薇子
阔别四年,手术台上的不期而遇,让她不得不“赤身”与他相对。原以为只是擦肩而过,却不想是新的纠缠开始。他步步紧逼,她处处躲避,只因她知道他对她恨之入骨==接近她,无非是要报复昔日她的背叛。*“你以为找个男人当靠山,我就不敢动你一分一毫?”他捏住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放射出…
言情全本167万字
悬日

悬日

稚楚
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野心家攻x病美人受食用指南:1.插叙,章节名会有标注(N是现在章节,P是回忆章节),不喜插叙手法慎入2.受(苏洄)患有双
言情全本113万字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摘星怪
一觉醒来,薄岁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灵异文中。这本书中主角攻是特殊事件管理局挂名大佬,主角受是天师世家继承人。而他,只是一个和主角攻受住在同一栋楼中的咸鱼炮灰。好在咸鱼很安全,薄岁松了口气。然而直到某天夜里,薄岁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他的头发不受控制的生长,半夜之时总是充满爱怜的环绕着他,眼睛在看着镜子时变成了异色,好像瞳孔之外还有另一副颜色。薄岁隐隐发现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
言情全本8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