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声音传来。

整个车间大部分干完活、没干完活的人,好像瞬间松了一口气一样。李守良看着身边的人,已经开始了喧嚣。

笑了笑。这才哪到哪啊。今天本来应该就开始实行新规了。结果呢,车间一直忙活到了下午三点多。

计件组的人,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算是给众人讲完。最后主任又是一阵发言才算给众人送出了车间。

也因此,今天就没开始实行新规。不过即使如此,主任也没想放过大家伙。可能也是觉得这些人净惹事,精力太过旺盛,就是闲的。

所以在出车间之前放了狠话,离下班还有不少的时间。都必须趁着今天下午,就得做出一个改变来。必须要适应明天开始的工作。

而且主任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一些。还让计件员阮三儿出来了。

今天下午,当一下午的监督员。明天正式开始行使一个计件员‘所有应有’的权利和职责。

阮三儿也是认真负责,下午给管的,让不少人苦不堪言。这也是一下班,大家长舒一口气的原因。

李守良多扭头看了一圈,就又转了头回来继续看着学生。最后一个学生还做着呢。刚才大家都放手的时候,他也没有停下。笑话,他也得敢啊。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清楚的很啊。

就这样,在高大等人都悠闲的说着话,路过去的时候。学生还没做完呢。

高大等人笑着道:“守良,这么苛刻啊。不怕让学生记恨你?又不是加班,这个点儿还不放人家。”

李守良也光棍,越到了人家学生手上关键时候,还上去问人家:“哎,你觉得我苛刻吗?要不咱别干了,就这么一点儿,放下吧。明天早上再干?

真该走了,你们不是每次都约好了,一块回家的嘛,和你们巷子里、院子里的人。真的。我说真的。”

李守良似乎觉得学生不会信,还在最后又强调了两遍。

这话一出来,旁边两个工件已经做完的学生,连呼吸都不敢了。这种送命题,他们尽管才在老师手底下待了两个月。但是却经历过不少了。

尤其是经常性的在中午下班、晚上下班,就好遇到这种情况。真要上钩才是最惨的。

好在这个学生也知道好歹,分得清轻重缓急。连眼都没转一下,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他也琢磨出来了,这种时候,只要不搭理老师,就是最好的办法。他不会怪你不跟他说话的。

慢慢的把最后一点儿给打磨了出来。随后撤下机器。拿了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埋怨道:“老师,我都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了,就差一哆嗦了。您再给我分心。我要是做错了。不又浪费时间了吗。”

高大等人见此哈哈笑了两声说道:“行啊。走了啊。你们慢慢聊。”

李守良跟几人打了招呼,也没多留。

转而对学生笑眯眯的说道:“坏了就坏了呗。坏了就重做啊。让人家他们俩先走。我在这陪着你。说不定还能混一个加班费。

我进厂也有好几年了。这加班的事儿,在我的印象里不超过三次。正好我也想多尝试尝试。”

这人脸接着就垮了。不过也知道是闹着玩的。

说道:“您可真行。得亏我意志力坚定。”

眼看着旁边两个小伙子没有说话。。不过也是等的望眼欲穿的。

李守良笑道:“行了,都赶紧收拾吧。老规矩,收拾完了就能走了。”

这话一出,安耐不住的两人赶紧动手开始收拾工作台。其中一人拽着最后做工的那个的胳膊说道:“你先收拾你的包。我们俩都收拾好了。”

说罢就忙活了起来。一通打扫归置,李守良放过了三人。三人俱留下了‘大恩不言谢(幽怨)’的目光。

李守良也收拾好了自己的包,简单的拿眼扫过工作台。收拾的可以,没必要再动手了。

背上包,去到停自行车的地方,回家。

平常李守良走的那个点,是正常下班的点儿。再加上他骑车。所以路上的人并不算多。

不过这会儿可不一样了。这次李守良在车间里耽搁的时间不少,一直慢慢的推着车子从门口出来,李守良骑上之后发现,这路上的人是真多啊。

在骑着回家的路上,李守良毫不例外的遇上了一大爷、二大爷一伙人。

简单的聊了聊,李守良为什么走的这么晚,就骑上车子继续走了。

一到了家门口,嘿,你说奇不奇。这个点儿不是三大妈了。门口换成了三大爷了。

而且还不止三大爷一个人。旁边还站着三个小‘黑人’。

赫然是:闫解成、闫解放、闫解旷了。

三个小伙子在父亲的指挥下,在搬弄着一些碎成了小块,甚至是碎末的碳。李守良瞧着怎么也得有二三十斤的样子。

这三大爷拿着一块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大致像是塑料的袋子。

左摆弄右摆弄。三个孩子两个是搬动这些煤炭的,一个是拿着扫帚簸箕跟着的。

李守良推着车子凑近前问道:“我说三大爷。这是干什么呢?”

三大爷回头看了一眼李守良笑道:“守良啊,我当是谁呢。你这不是瞧见了吗。我打算给这些个东西找个地方晾他一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人参养灵芝》《噩灵客栈》《末日:我能得到提示》《绝世皇帝》【万古小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死对头活该是一对

死对头活该是一对

泽达
沈氏集团继承人沈钰在前任的婚礼上遇到了自己的死对头言进。两人互相踩雷以示问候,互祝孤终以表友好。刚损完转头两人就发现,他俩被安排了,明明白白,彻彻底底。两人捏着结婚证,瞬间想好接受理由。沈钰:“利益联姻。”言进:“互惠互利。”两人各怀鬼胎迅速达成共识,开启了互相挖坑你来我往鸡飞狗跳的婚姻生活。所有人都在赌他俩什么时候榨干对方价值后离婚,就连言进都拍出黑卡亲自下注,众人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结果没想到
都市全本35万字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

欢狼奇居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作者:欢狼奇居岑凌当大哥很多年,一不小心喜欢上了自己的小弟,然而小弟是个话唠直男铁憨憨,爱美人更爱大胸。于是他压下喜欢,只想这小马过的开心。不过喜欢压得下,情/欲却未必。岑凌本打算找个身体健康的对象定期互相解决一下,却不知自己招来了一只野兽。野兽不光想插/进他身体,还想
都市全本40万字
盲医

盲医

太上忘情
男主邱霸天是一个会中医术的瞎子,可是他的眼瞎在表弟家已经痊愈了,为了自己方便行事,男主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女主苏淑琴是表弟的老婆,自己在表弟家养伤却想着不好的事情....
都市连载85万字
陆医生,标记一下

陆医生,标记一下

禁庭春昼
沈旭意外分化成omega后相亲认识了陆医生。陆医生是个alpha,长着一张禁欲脸,西装革履,清正自律,一看就是个正经人。适合结婚。加之前任劈腿分手后一直纠缠不休,沈旭终于下定决心和陆医生结婚。沈旭本以为照陆医生那不食人烟火的人设,结婚后他们应该是相敬如宾,和谐生活。然而——婚后,第一天沈旭没起来第二天沈旭没起来第三……沈旭:说好的禁欲呢:)陆薄言第一次见到沈旭时,他在画画,后来他知道,他在等男友。
都市全本37万字
歧路

歧路

退戈
何川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少年顶着众人的质疑,意气风发又口气张狂地说:以后我要做一个人民警察!她觉得这人怪无聊的,不像自己,只想搞钱。十五年过去,该成长的都成长了。久别重逢,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窗,一身西装革履,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像是咬牙切齿,视线却微微瞥向外面,嚣张地挑衅道:“哟,何队。”所谓命运弄人大概就是,哪怕我初心未改,依旧走上了和梦想截然不同的道路。
都市连载53万字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朔霜
宋蔓穿书了,穿成一本自己连夜看完的娱乐圈大女主爽文里总是被人当枪使的无脑蠢毒女配。而彼时剧情已经进行到了中后期,她在网上人喊人打全网黑,微博之下一片“宋蔓滚出娱乐圈的骂声”,曾经大红时捧着她的公司也是露出资本家黑心面目,抠着合同中的各种埋坑让她赔偿天价违约金。看着这死亡一般的魔鬼开局,宋蔓坐在床上沉思半刻。然后,从床底下翻出原主的大学毕业证,转头去考上了公务员。等着用合同威逼宋蔓下海的公司:???
都市全本79万字